首页 > 现代言情 >

暖情夺爱

暖情夺爱小说

暖情夺爱

更新时间:2019-09-12
小编评语:活得太没有自我。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暖情夺爱图1
暖情夺爱图2

《暖情夺爱》小说男女主是尹心雅厉凌禹,是一本霸道总裁文,又名《暖婚厚爱》,尹心雅厉凌禹小说主要讲述了:尹心雅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懦弱的女人,就连丈夫出轨这种事情她也只能借酒消愁,不敢离婚也不敢对男人怎么样,在遇到厉凌禹之后,她才知道原来这些年以来她活得太没有自我。

精彩节选:

我从来没有这么无助和痛苦过。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车里待了多久,等我开车回公司,下车时才看到自己那红肿的双眼,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办公室,怎么解释自己刚刚那么痛苦的哭过。

我在公司楼下情绪缓解了好久,才上楼,刚一去,还没坐下,乔英就朝我挤眉弄眼一翻,见我不理解,立马说道:“蔡经理让你回来后去他办公室一下,他好像非常生气。”

“知道了。”我应了一声,精神有点萎靡地朝蔡波的办公室走去。

我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得到应允之后才开门走了进去,然后关上门,站在蔡波的面前。

“经理,你找我?”我冷漠地问着,只见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眼神冒着绿光,仇视地瞪着我,突然重重地拍打着桌面发出了巨大的响声瞬间震动着我的神经。

我冷眼看着蔡波,只见他嘴角扬起,讽刺地说道:“尹心雅,你当厉氏是你们家的,说请假就请假,说消失就消失,如果全公司员工都向你学习,厉氏会完蛋的,明白吗?”

我沉默地看着蔡波,他的每字每句说得都像在替厉氏着想,为什么在我眼里,他就像在故意找我的茬。

不过今天中午短暂的离开,我的确做得不妥,那也是因为发生了紧急的事情,公司再怎么严格,也要通情理。

“去人事部办离职手续。”蔡波见我不语,更是激怒了他的无名怒火,他冲着我便是厉声喝斥。

“我不去。”我倔强地看着他,“我今天下午迟到的时间,你可以扣钱,但你无权开除我。”

“尹心雅,你别太过份。”蔡波冷冷地提醒着。

“过份?”我自嘲地笑了笑,本来心里的难过都还没翻过去,现在又被眼前的人渣找麻烦,顿时就理论了起来。

“我再过份也没经理过份吧,放着家里那个朴实勤劳的妻子独撑一个家庭,你在公司到处拈花惹草,厉氏有你这样的人渣才是公司的不幸吧!”

我话一落,蔡波已经被我的话气得快失去理智了。

每次他让我来办公室,都是针锋相对,然后他以落败为结局,但今天他似乎一定要把之前的面子争回来。

他立马摁了人事部的电话,让人事部那个女人马上过来,还特地强调了一句“马上”。

没两分钟,那个第一天带我来业务部报到的人事部女人就一扭一扭地敲开办公室的门,手里很自觉地拿了一张离职通知书过来。

她冰冷地看着我,直接将表格递给我,冷漠地说道:“填好一下,我会替你办公离职手续。”

“我为什么要离职?”我同样冷漠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一看她刚刚进来跟蔡波那眉来眼去的表情,就知道这对狗男女有一腿。

现在一唱一和的,准备把我赶出厉氏,他们还真得是异想天开了。

“因为你没通过试用期。”那女人淡定地回答着,“蔡经理说你不合格,你就不合格。”

“那倒是。”我扬着嘴角看着那个女人,“我没把

&n

bsp;蔡经理伺候舒服了,是不合格。”

话一落,那女人瞬间错愕了一下,回头瞪着蔡波便是挤眉弄眼一番,他们这般眼神肆无忌惮的交流过后,更让我笃定他们之间的两三腿关系。

“姓尹的,你别胡说八道。”蔡波不想让那女人误会,又不能上前捂住我的嘴,只能慌乱地让我闭嘴。

可我就偏不闭嘴,我又继续道:“经理,你没做过干嘛让我闭嘴,是你心慌了,还是心虚了?那天我们动作太激烈,你的手差点受伤了,应该是去找专业的按摩女郎按了才好的吧!”

我话一落,人事部那个女人满脸乌云密布,她咬牙切齿地瞪着蔡波,说道:“原来是动作太激烈了?”

“小棠,别听这个姓尹的胡说,我对你……”蔡波一急,瞬间在我面前就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二人立马意识到关系被我看穿,冷冷地瞪着我,威胁道:“姓尹的,如果你敢把我的关系泄露出去,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吃不了不兜着走,那要怎么走?”我表面冷静地看着眼前的他们,内心却无比仇视和鄙夷这两个偷吃的家伙。

“蔡经理,你好像很喜欢勾引人妻嘛,我想这位人事部的美女应该也是有家势的人,这样才有经验,才能把你伺候的舒服对吧!一个爱占便宜,一个喜欢被人占便宜,你们可真是绝配。”

蔡波已经忍无可忍,他已经忘了上次是如何被我制服的,上前挥起手来就想给我一巴掌。

手臂还没落下就被我挡住,我的手劲用力地捏着蔡波的手腕,只见他吃痛了一下,眉头一皱。

他估计是想不到我一个柔柔弱弱的女人,手劲竟然会这么大。当然,他没想到的事情还多得是。

“尹……尹心雅,你……”蔡波痛得讲话都不利索了,当我用力将他手腕甩开时,他重重地吸了一口气,甩了甩手臂让血液流通一下。

就在此时,办公室的门又被人敲了起来,只见冬季还没得到应允就跑了进来,他刚刚估计在外面看到了情况,也猜测了一些,就立马进来挽求蔡波。

“经理,外面有您电话,你方便出来接一下吗?”冬季很聪明,他想支开蔡波,然后去提醒他别再为难我。

可蔡波偏偏不领情地说道:“有电话转内线。”

“经理,是真有重要的事,你就出来一下。”冬季急了,他的请求再次被蔡波冷冷拒绝的时候,他差点就要当场直接揭穿我的身份,

但是顾及到凌禹那天的威胁,便安静了下来,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无奈,调头就把门给关上了。

“经理,你真要开除我?”我挑眉看着他。

只见蔡波扬着嘴角,冲着我反问道:“你觉得我留得下你吗?”

“留不下,因为我知道你太多的秘密。”我很有自知之明,我掏出手机,摁了凌禹的电话,对着蔡波说道:“这样,我打个电话让我的靠山下来,然后你跟我的靠山说,你要开除我,好吗?”

“靠山?”蔡波嘲讽着,“好啊,叫下来,我倒要看看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