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薄幸怎被多情扰

薄幸怎被多情扰小说

薄幸怎被多情扰

更新时间:2019-09-14
小编评语:男人从未对她有过真情。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薄幸怎被多情扰图1
薄幸怎被多情扰图2

《薄幸怎被多情扰》小说主角是苏清雅薄煜铭,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这里有薄幸怎被多情扰在线阅读。苏清雅就是这样一个有个性的女人,她不想做人人都羡慕的薄太太,她只想做薄煜铭养在身边的金丝雀,只想做这个男人的情人,她知道男人从未对她有过真情。

精彩节选:

距离被媒体曝光怀孕的要闻,时间已过去了三周,外头风波平息了,热度逐渐被其余影星出轨离婚的丑闻替代,苏浅夏那颗紧绷着的心稍稍落了地。

至于肚子里那颗要命的‘蛋’则被她不动声色的找人流了。

没了实质证据,面对许亦博时,她终于少了些心虚多了点底气。

哒哒,哒哒的脚步声突兀的响起,在空空的走廊里激荡出阵阵回声,越来越靠近

苏浅夏心倏然悬绷着,她神色捎带紧张的从公主床上坐了起来,匆匆去了洗手间补了补妆,掩盖了自己因落胎而病态的面容。

“大晚上补妆?苏浅夏,什么时候开始,你面对我时要这么讲究?”倚着门,许亦博的戏谑的眸光带着抹讥嘲与讽刺。

身后,男人讥诮的声儿一点一点的敲击着她的耳膜,无来由的,苏浅夏心虚与慌乱了起来。

“亦博哥哥,我我什么时候对着你不讲究了?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人家说,相处时间越久,女人那些个不好的一面就会暴露,我想在亦博哥哥的眼底,时时刻刻的模样都精致完美。”她娇嗔的看了男人一眼,然后细碎的步子妖冶着万千风情,靠近了男人宽阔的胸怀。

手环住了他的腰,想要如从前那般投入他怀抱时,男人不动声色的躲了开。

“苏浅夏,今天我来,也不是专程来睡你的。至于原因,咱们都心知肚明,也不必做戏了!你们苏家蛇鼠一窝,里头那些肮脏的事儿,你该比我清楚。”他凛冽的眸光狰狞着寒芒,似乎对她那仅存的一点点耐性用尽了,如今,剩下的只有厌恶。

“我来找你,就是告诉你,婚礼如期举行,你依旧是许太太。从此,我在外头的事儿,你少管”

男人不留情面的话尖锐的钻入她的耳膜,下一瞬,女人面部表情一僵,仿佛听到了些天方夜谭的事儿:“你的意思,是要和我做明面上的夫妻,名存实亡是么?许亦博,你是疯了嘛?”

苏浅夏面容扭曲,布满了阴戾与凄寒,她也不顾自己淑媛该保持的优雅形象,泼妇般冲了上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襟:“亦博哥哥,你告诉我,这半个月你没踏进过家门,是不是因为介意外头流言蜚语,是不是信了媒体无端报导?怀孕之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你为什么不信我一次?”

女人癫疯的面容上,丑的可怖与狰狞,他冷冷地挂起一抹笑:“苏浅夏,女人连底线都没有了,还妄想男人对她从始至终?你如今这副模样,只让我看着恶心。”

男人随手丢出的牛皮文件袋咂到了女人的脸上,封口随着掉落的弧度被掀开,哗啦啦一大溜的照片洒了一地。

她颤着的眸光飘忽到了地上,瞧见照片上那抹熟悉的身影后,她脸上表情瞬间支离破碎。

“亦博哥哥,我不是的,你听我解释,孩子,孩子,是是意外,我都实话实说,我求求你不要走。是爸爸,他想要拉拢郁林生,让他投注一笔资金在苏氏新启动的项目上。所以,想牺牲苏清雅,那晚,那瓶酒被调包了,我不懂为什么是我喝了下去”

“有区别嘛?苏浅夏,你该不会认为,出了这种恶心人的事情之后,还妄想着我当做是一切都没发生,和你夫妻琴瑟和鸣?”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子微微弯曲,冷笑的问过后,又犀利的话锋一转:“苏浅夏,当初我碰你时,第一次那张膜也是补的吧,这次流产,将来能怀孕的几率还有么?还是说,准备将来再假怀孕一次,从哪抱个杂种滥竽充数?”

被猜中了心中预谋的事实,苏浅夏的脸色已经不能用凄惨和难看来形容了。

这次,她冒风险流产,很不幸的,最不好的事儿发生在了她的身上,为了止住大出血,医生彻底伤了她子宫,从今往后,就想怀上了为了保命也不能要。

她不能生了!

原来,她极力想要隐瞒的事情,他都知道了!

苏浅夏心底那点庆幸,如今转化成了深不见底的恐惧,她无法想象,在这一切都变成了现实之后,她与许亦博之间婚姻关系该如何维系?

“亦博哥哥,只要你原谅我,孩子可以从外头领养,或者找代孕,都可以的。”苏浅夏语无伦次。

“我自然会有孩子,若非如此,将来谁来替我继承我辛苦打下来的这片天下?只是,苏浅夏,孩子不会从你肚皮里出来,也不会沾着你的基因,因为我怕,怕将来孩子和你一样愚蠢!”

说完,许亦博便再也不想看这张倒胃口的脸,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转身,款步离去

身后,是女人歇斯底里的威胁,以及尖叫!

苏清雅出院的那一天风和日丽,万里晴空,仿佛那些阴霾事儿都随着时间彻底消逝!

接她的,除了专程赶来的宋青瓷外,忙的几日不见影的薄煜铭,以及苏清雅素未谋面的凉柏藴。一大溜的大人物到场,惊动了医院院长,到最后,苏清雅出院的欢送仪式搞的有些大。

“最近动作挺大?薄氏旗下两家子公司实际控股人都变成了梅英?你这出手阔绰,是准备把人娇着养起来?那么苏清雅呢?老薄,我倒是看不懂你了?”

凉柏藴素手抬了抬,吸尽的烟蒂随即滚落到了脚边,轻轻抬脚捻熄,他抬起头,依旧是那副不正经的面孔。

“我只是想要弄清楚,如今对她,是心存愧疚单纯想要补偿,还是心底那份爱还未熄灭,所以愿意往事不究?”

薄煜铭看向了病房里,正在整理衣服的娇小女人,眸光随即落到了她还贴着纱布的肩胛骨上

“那么苏清雅呢?”

苏清雅!

听到这个名字,薄煜铭嘴角不自觉的敛起一抹他都未发觉的弧度:“她不过是在对的时间,出现在了对的位置。”

听到这个答了等于没回答的答案,凉柏藴只能一脸无语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