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一婚之隔

一婚之隔小说

一婚之隔

更新时间:2019-09-16
小编评语:早就有了其他的女人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一婚之隔图1
一婚之隔图2

《一婚之隔》小说主角是季筱景墨弦,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这里有一婚之隔在线阅读。季筱知道自己结婚这么多年和丈夫一直以来都是同床异梦,她知道丈夫在外面早就有了其他的女人,而她在醉酒之后共度良宵的男人竟然是丈夫同父异母的哥哥景墨弦。

精彩节选:

一个吻,像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直到两个人之间的空气都变得稀薄,景墨弦才慢慢的放开了季筱,她因为生病,脸颊上涌上了一团酡红。

看起来,倒是多了几分健康的颜色。

景墨弦看着她,像是带着满满的无奈和无力,放开了她。

季筱本来就因为生病不舒服,这下子,更是十分的无力,她几乎都不能站稳,她摇摇晃晃的,扶了景墨弦一下,才勉强站稳了。

“季筱,你最好清楚,我们之间,不是为了结婚而结婚,你明白吗?”

景墨弦十分无力,最后留下了这句话,大力的关上了房门。

季筱有些怔怔的看着景墨弦关上的房门,嘴角浮起了一抹苦笑,不是为了结婚而结婚吗?她怎么觉得,是呢?

刚才,景墨弦留在自己唇上的温度好像还在,季筱头昏昏沉沉的,才刚走到床边,就一头倒在了床上。

她什么都没又听见,也什么都没有看见,整个柳园都静悄悄的,除了伊芙琳会在客厅里面发出一丝声响之外,就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声音。

今天,并没有人陪着她玩,阿兰有事回家了,伊芙琳坐在客厅里面,却并不觉得无聊,从知道那个小哥哥被关进了那个房间以后,她就想要去看看他。

潜意识的,伊芙琳认为,景谦被关进了小黑屋,跟自己有着莫大的关系。

伊芙琳拿了自己最好的玩具,又拿了一些吃的,左右看看周围都没什么人,才打开了房门,悄悄的关上门之后,小心翼翼的朝着那个房子走去。

整个柳园里面都空无一人,因为这是景墨弦的院子,平时根本就没什么人会来。

伊芙琳抱着玩具,还带着吃的,走起来十分不便,她身子小小的,一边需要注意东西掉没掉,一边还要看周围有没有什么人。

终于走到了那个小房间之后,伊芙琳敲了敲门。

里面没有人回应,伊芙琳有些奇怪的通过门缝往里面看过去,整个房间里都是阴暗的,里面,,不时会有风吹过来,十分寒冷。

“小哥哥,小哥哥你在里面吗?”

伊芙琳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没有人回答,只能听到房间里不时吹过去的风声。

伊芙琳推了推,门应声开了,里面很暗,伊芙琳带着玩具和吃的,小心翼翼的踏了进去。

这个房间陈设十分简单,当初,景墨弦入住柳园之后,这个房间本来是打算堆放杂物的,后来,景墨弦并不常在景宅里居住,这个屋子便一直空着,里面只有一些简单的家具,并几件没有用的东西。

景谦就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面,他一言不发,眼睛黑沉的看着眼前这个阴暗荒凉的屋子,甚至连一个表情都没有。

伊芙琳见他在这里坐着,小心的靠近了他。

还没等走到他跟前,离景谦几步距离的时候,景谦沉沉的出声了:“站住。”

伊芙琳被他吓了一跳,乖乖的站在了那里。

她以为,小哥哥要同她讲话,让她站在那里之后,景谦却再也没有跟她说一句话。

站了一会儿,伊芙琳看着景谦问他:“小哥哥,我可以动了吗?”

她的这个问题,成功的让景谦的眼睛放到了她的身上,借着外面透进来的微光,景谦看清楚了伊芙琳手上带着的东西之后,脸色更加阴沉:“你来这里干什么?”

伊芙琳将玩具放在了地上,拿着吃的,小心的朝着他走近了,将吃的举到了他跟前:“小哥哥,你刚刚都没怎么吃饭吧?我给你拿了吃的过来。”

“拿走,我不需要。”

知道了伊芙琳的来意之后,景谦的脸色更加不善。

如果不是因为她,自己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从根本上说,他现在这个样子,都是自己眼前这个小女孩造成的。

他讨厌景墨弦,更讨厌她。

伊芙琳看着景谦沉着脸,有些害怕,可是,季筱从小就教过她,如果做错了,就要跟对方道歉,这样就能得到别人的原谅了。

想到这里,伊芙琳朝着他走近了一步,将吃的更加凑近了景谦:“小哥哥,我知道都是我的错,你原谅我好不好?”

“你看,我都拿着我最喜欢的玩具过来给你玩,好不好?”

说着,伊芙琳忙不迭的将自己放在地上的玩具也举到了景谦跟前,脸上带着一丝讨好的神情。

景谦看看伊芙琳,再看看她手中拿着的玩具熊,冷着脸,一把将那个玩具打到了地上,“走开!”

景谦的声音加高了一个调。

他这一声,成功的吓住了伊芙琳。

看着被他打掉的玩具熊,伊芙琳有些忍不住的哭了出来,她不知道为什么景谦要对她这么凶,明明她是过来道歉的呀,难道,妈咪都是骗自己的,不是道歉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吗?

她都说过她错了啊。

伊芙琳将吃的放在了那里,走到了那个玩具熊跟前,蹲了下来,轻轻的抽泣了起来。

这是她最喜欢的一个小熊了,那年过生日的时候,妈咪送给她的,她一直都十分珍爱,每天晚上也定是抱着它睡觉的。

伊芙琳将玩具小熊从地上捡了起来,小熊上沾染了灰尘,原本很洁白的毛也都沾染上了灰灰的颜色,伊芙琳十分伤心,坐在地上就哭了起来。

景谦看着她在那里哭,心里忽然觉得不是滋味,他也并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孩子,想了一会儿,景谦站起来,走到了伊芙琳跟前,语气有些别扭的说:“喂,你不要哭了。”

伊芙琳却还是止不住的哭声,小熊是她最好的朋友,也是她最心爱的玩具,现在被他弄成了这个样子,叫她怎么能不伤心。

她一直哭,景谦有些烦躁,干脆直接蹲在了她的对面:“你想怎么样?”

伊芙琳眨着还泛着泪花的双眼,不明白小哥哥问她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景谦看着她一脸的疑惑,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他伸出了小小的手,擦去了她眼角边的泪花:“行了,你不要哭了。”

伊芙琳抽泣着看着他:“这是我最喜欢的小熊,它也是我的朋友,现在都脏了。”

伊芙琳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她本来长得就像一个洋娃娃一样,一哭更加惹人怜爱,虽然景谦还不懂得什么叫怜香惜玉,但看着伊芙琳哭成这个样子,他还是软下了声音说了一句:“我帮你洗干净行不行?”

“真的吗?”

伊芙琳眼睛泛着泪花。

“真的。”

景谦像是起誓一样做着承诺。

“那你可以原谅我吗?”

伊芙琳还这么问,现在,景谦愿意跟她说话了,是不是就表示,他可以原谅她啊?

景谦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伊芙琳脸上的表情带着满满的期待和希冀,虽然他心中还有芥蒂,但看着伊芙琳这个表情,景谦还是不由自主的说:“嗯。”

“真的吗?小哥哥,你真的不怪我了?”

伊芙琳瞬间十分开心,将那只小熊抱了起来,送到景谦跟前:“小哥哥,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玩具了,送给你玩好不好?”

这么幼稚的小熊,还长得这么丑,他才不要玩,可是,看着伊芙琳那希冀的小表情,景谦还是从伊芙琳的手中将那只熊接了过来。

小孩子的世界总是十分简单,伊芙琳见景谦愿意跟她说话,甚至还愿意跟她玩耍,瞬间将刚才他把她的熊弄到了地上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景谦没有吃饭,确实有些饿了,伊芙琳将自己带来的吃的,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包装,伸到了景谦跟前。

景谦也没再说什么,大口小口的开始吃伊芙琳给自己送来的东西。

等他吃完了,伊芙琳笑呵呵的看着他:“景谦哥哥,以后我能跟你一起玩吗?”

“嗯。”

“真的吗?”

还没等景谦再说什么,伊芙琳已经自顾自的说:“那太好了。”

她的小脸就像是冬天里的一缕阳光,温暖舒服,让人移不开眼睛,景谦甚至已经有些理解,为什么自己的亲生父亲景墨弦会喜欢她了。

两个小孩子,很容易就玩到了一块,伊芙琳跟景谦玩的正是开心的时候,却听到了季筱在叫她的名字。

伊芙琳听着季筱喊她,转头看了看景谦:“景谦哥哥,妈咪叫我,我要先回去了哦。”

景谦点了点头。

事实上,从听到季筱的声音的时候,景谦就沉下了脸,他并不喜欢这个女人,潜意识的,他认为,如果没有她,也许自己早就有一个十分完满的家庭了。

伊芙琳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走到门口又转过了头:“小哥哥你放心,一会儿我会带吃的给你的。”

说着,像是在跟景谦做着某种约定一样,冲着他笑了一声,才小心的打开了房间的门。

这个房间在柳园一个十分偏僻的角落,伊芙琳从房间里出去的时候,季筱并没有看到她。

她醒来,伊芙琳就不在房间里面了,这里是景家,不是别的地方,有的是人对他们娘俩虎视眈眈,所以,在客厅没有看到伊芙琳的时候,季筱的心瞬间悬了起来,她走到了外面,叫了一声,却没有任何人回应。

季筱心中着急,刚想出来,下楼去找一找伊芙琳,伊芙琳却自己从一个角落里跑出来了,她甜笑着冲着季筱跑了过去:“妈咪,我在这里。”

她小脸上脏脏的,衣服也是灰灰的,十分不干净。

季筱看着她这个形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告诉妈咪,你去了哪里,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

季筱在她跟前蹲了下来,擦着她脸上的灰。

“我...”

伊芙琳刚想跟季筱说,她是在跟景谦哥哥玩耍,可是,转念一想,妈咪好像并不喜欢景谦哥哥,伊芙琳眼睛一转,指了指自己跑过来的方向说:“妈咪,那边有棵树,树叶还没落光,我想爬上去摘树叶来着。”

她眨着眼睛,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闪烁着纯真的光芒,季筱不疑有他,有些心疼的看着她弄得脏脏的小脸,叮嘱她:“以后不能自己一个人乱跑了知道吗?”

伊芙琳点了点头。

“走,妈咪给你换一身衣服去。”

弄成这个样子,真是脏脏的小花猫啊。

景老夫人走进了柳园里的时候,季筱刚好在给伊芙琳换衣服,并没有看见。

景老夫人声音严肃的问管家:“你把我的宝重外孙子关在哪里了?”

管家指了指隐蔽在柳园一角的小屋子,不敢看景老太太的脸。

看到那个屋子的时候,景老夫人脸色一沉,竟然将她的重外孙子关在那样的地方。

“跟我过去。”

“老夫人,少爷说,要一直关着小少爷,等着他回来再说,您看...”

管家脸色有些为难,这个家里,自然是老夫人的地位最高,然而,现在谁都知道,景家当家的人是景墨弦少爷。

“怎么,连我的话都不管用了吗?”

景老夫人神情严肃的看着管家,脸上已经是带着淡淡的愠怒了。

“不敢,不敢,我这就带着您过去。”

管家说着,带着老夫人朝着那件房子走了过去。

房子的门紧闭着,在外面看过去,里面真是一片漆黑,景老夫人心疼的皱起了眉头,就把自己的重外孙子关在这样的地方?

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生孩子,景墨弦这么做,实在是有些过分。

“还不快把门给我打开?”

景老夫人声音带着些许的焦急。

“哎哎。”

管家答应着,将门推开了。

本来这门上就没有落锁,一推就开了。

里面黑乎乎的一片,景老夫人上了年纪,刚走进去的时候,根本就看不清楚房间里的东西,她转头问管家:“小谦呢?”

管家也有些看不清楚,他试着回答:“小少爷是不是已经走了?”

景老夫人淡淡的点了点头,最好是这样。

可是,还没等他们转身,景谦就出声了:“太姥姥,我在这里。”

景谦低低的说了一声。

对于景老夫人,他并不反感。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