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暴君的邪魅妖妃

暴君的邪魅妖妃

暴君的邪魅妖妃

更新时间:2019-09-19
小编评语:一步一步的后退。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暴君的邪魅妖妃1
暴君的邪魅妖妃2

楼柒沉煞《暴君的邪魅妖妃》小说是讲述的楼柒沉煞之间的故事,又名《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主要是说楼柒在二十一世纪作为一个杀手每天都活的提心吊胆,没想到穿越之后她还是要为了保命而一直奔波劳累。

精彩节选:

所有人都被他这样的残暴和噬血给震住惊吓到,在他怀里只露出了一个头的楼柒脸上却还是笑意盈盈,看了一眼被月卫抓过来的沈梦君,她这时才说道:“主子,这沈梦君姑娘是碧仙山的人呢,这样你可是得罪了碧仙山哦。”

月和众侍卫齐齐无语。要是真的怕得罪碧仙山,你削人家耳朵做什么?

你这一削,帝君岂会不知道这女人把你得罪狠了?既然知道人家把你得罪狠了,那还不得帮你出气啊?

别说,帮楼柒出气比什么事都重要,这不仅是沉煞认定的,也是月和陈十等人所认定的。

这三天他们一直在找她,也听到了所有人都在追杀她的消息,想着她一个人没衣服没食物,还要躲避着那么多人的追杀,他们的心都在痛。

要不是她不愿意牺牲他们,一个人冒险去找冰壁虎,她至于落到这样的境地吗?反正,得罪她的,就是得罪了他们所有人!

至于碧仙山,他们曾经是不愿意交恶的,毕竟以破域现在的情况,敌人能少一个就少一个,但是谁让碧仙山的人欺负他们家楼姑娘!

现在是,敌人本来就多,再加上碧仙山他们也不怕!

沉煞看了她一眼,缓缓地道:“谁欺你谁辱你,本帝君就灭了谁。”碧仙山也是一样。

就在这一刻开始,碧仙山已经列入了他要扫平的名单!这个时候碧仙山的门主梦碧仙子还不知道,她的外甥女她的得意徒弟已经给她惹到了什么样的人,但是,这个时候碧仙门当然还是没有把破坏放在眼里。

“主子你真好!”楼柒眉开眼笑,又指着东清二皇子,眉眼间又突然冷了下来,这么一看,她竟然与沉煞有了三分相似。

“还有他!东清,主子你敢灭了吗?”

这句话一出,森森之气直冲东时玉,他顿时苦笑道:“楼姑娘,我这皇弟所做的一切并不能代表东清啊!他......”

楼柒等的就是他这一句话!

闻言便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道:“太子殿下的意思是,东时文不能代表东清,所以,他的事与东清无关?”

东时玉一滞,他要是敢应这话,那岂不是把自己弟弟给撇了出去?可是,他若是不应这话,东清是否已经打算跟沉煞扯破脸皮?

一时间,东时玉应也不是退也不是。

东时文怒道:“沉煞!谁给你的胆子如此嚣张!你当你破域是什么地方?你当你九霄殿已经足以与东清抗衡了吗?九霄殿有军队?”

军队二字让月的眉微微一皱。

九霄殿的确还没有军队!军队,是他们这段时间会议中的重中之重!可是,破域一日未扫平,未能统一归入九霄殿,军队便一日难以建成,破域城池人口并不多,要征兵,得把破域荒原的所有人口都算进去再选,他们现在只是征了一支小队,还没能正式开练呢,练兵,他们并没有这方面的人才!之前跟着沉煞打破域的那些,现在只算是九霄殿侍卫队。

楼柒扫到了月的表情,脑子一转,大概能够猜出几分来。沉煞无所畏惧,随心所欲,但是,月现在等于是一国宰相的职位,他却不能不多想。沉煞以前是一个人带着手下打,真的要建立一个国家了,他要做的事情却还有很多!

“你怕?”沉煞冷哼着问她。

怕吗?怕他打不过别人,怕他保护不了她?怕他无法给她撑腰?

楼柒一愣,然后便摇了摇头:“不怕。”

“那不就成了,打不过不过就是一死,你死了还有本帝君陪着,有什么可想的?”他想护的人就护着,护不了就赔她一条命,这么简单的事,有什么可想?

楼柒又是一愣,然后便笑了起来。“对,不用多想!好,主子,给我揍东时文,揍到他生活不能自理,揍到他满地找牙!”

满场默然,众人齐齐滴汗。

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在人家的国土上,在人家的帐营里,在人家上百侍卫的包围圈中,就敢指着人一国皇子的鼻子要揍到他满地找牙!

但是偏偏那个男人就是纵容,就是纵容她!听到了这一句,面无表情,只将她轻轻推到一边,道:“去把你斗篷穿上。”

然后,他一眼就那样冷漠地朝着东时文看了过来。

东时文又忍不住退了一步,咬牙叫道:“沉煞!别人怕你,本皇子不怕你!布阵!杀了他!”沉煞这一年间凭着铁血手腕,那身出神入化的功夫令天下人震惊,打下破域,当上九霄殿帝君,令各国都想着交好,但是那又如何,现在是在东清!

“皇弟......”东时玉很是焦灼地看着他,似是要阻止。但是东时文却有点看不起他,堂堂大国太子,怕他一个破域之主?

看他今天如何把沉煞灭杀在此!

百人杀阵,瞬间布下,营地里突然间好像没有了一丝风,静,静得像这么多人都是雕像。夜色压了下来,有人点起了火,那火光照在沉煞的面容上,更显得他五官深邃,冰冷如同阎王。

“百人杀阵,杀气却这么弱。”在这开始的对峙中,已经披上了陈十送上来的斗篷的楼柒突然笑了起来,就着那百人杀阵就对与她一同站在外围的月卫道:“这个不叫杀阵,这应该叫互相壮胆阵,几个人不敢上,所以多叫些人,壮壮胆看能不能以多欺少。”

月是知道她会阵法的,牢区的阵法给她指导加强之后,华于存那个家伙走路都有好,就好像那是他的功劳似的。

但是东清的百人杀阵被她说得这么不堪,他还是觉得哭笑不得,他怎么觉得这百人杀阵有很强的震慑力了?

百人这般压过来,他都有点儿笑不出来。

沉煞带着十八侍卫,面对着那百名东清皇室侍卫,看起来就像是要鸡蛋碰石头。只有那杀阵中站在前排面对他的侍卫才知道自己等人扛住了多强的压力!沉煞一人站在那里就恍如一柄锋利的大刀!带着沉沉的杀气,狠狠地扑面而来。

“杀!”

东时文大喝了一声!

沉煞却没有出声,只是举起手一挥。

十八侍卫在他的带领下,如同一把刺刀,冲进了那百人杀阵!

东时文远远站着,面色阴冷:“我倒是要看看,沉煞带着这么几个人,要怎么灭我百人杀阵!”

东时玉只是静静看着,没有回应他的话。

那景遥却已经清醒过来,刚才晕过去,她被东时玉一手扶住,这一醒来却又正好看到那百人杀阵一身肃杀的沉煞。

“我师姐呢?”一看到他,她就想起了沈梦君。

“景姑娘......我让人送你回碧仙山吧。”沈梦君估计已经废了,但是这一位可是碧仙门门主的外甥女,还是得护她一命。

“我师姐她......”

“估计沈姑娘凶多吉少了,景姑娘,你先回碧仙山去,这沈姑娘的事情还是应该早些和梦碧仙子说清楚。”东时玉做了个手势,有两名暗卫闪身而出。

“把景姑娘送到碧仙山。”东时玉低声道:“务必保护好她。”

“是。”

“我,太子殿下,我.....”

“景姑娘若是心中确实喜欢,总得通过梦碧仙子方有可能。”

景遥眼睛一亮,“谢太子殿下,景遥明白了!”

她说着,又恋恋不舍地看了沉煞那边一眼,转身跟着两名暗卫离开了,竟然也没有再去管沈梦君的死活!

楼柒的目光扫了过来,唇角挑起一个几不可闻的笑,并没有去管,又看向了沉煞那边,沉煞每一次出手都会有一人倒下,而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那百人杀阵已经倒下了二十几个人!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