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小说 >

人间至味是你

人间至味是你小说

人间至味是你

更新时间:2019-10-17
小编评语:猜忌和怀疑。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人间至味是你图1
人间至味是你图2

书名是《人间至味是你》的小说是讲述温如颜顾淮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人间至味是你小说全阅读。温如颜不想在和顾淮解释些什么,既然他认为她是一个狠毒的女人那她就是吧,爱情需要的是互相信任,而不是一味的猜忌和怀疑。

精彩节选:

“我也没想到三年过去了,你依旧没能上位。”温如颜剥开一粒葡萄放入红润的小口中,她如烟波流转的眼眸打量着林晓琳。

比起三年前,林晓琳貌似更温婉可人、端庄贤淑了。

她一直在顾家就走的是贤惠路线,难怪上官婉芝会喜欢。

不过……

温如颜挑了挑眉,就算林晓琳机关算尽也是无用功。

上官婉芝多精明的女人,早就给顾淮安排了联姻,未婚妻是这座城市名声赫赫企业家的女儿江娆。

一边用联姻的谋取利益,一边享受着林晓琳无微不至的照顾和付出。

上官婉芝这一手算盘,打得是叮当响!

林晓琳避开温如颜话中的锋芒,她两只腿微微倾斜依靠在一起,上半身正襟危坐保持招牌办的温柔笑容,“我一直把顾淮当做自己的哥哥,能够留在顾家做干女儿就很知足了。这一点从来没变过,颜颜你误会我了。”

林晓琳说完眼眶微红,像是委屈的小白兔。

温如颜到成了思想肮脏又毒舌的刻薄女人。

“把顾淮当哥哥,那我就是你的嫂嫂了。三年不见我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这有张卡是顾淮给的,你喜欢什么就拿去买吧。”温如颜把信用卡拿出来递给林晓琳。

林晓琳的视线定格在黑色的信用卡上,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她苍白的脸上也恢复了血色,依旧是温柔如水的语气婉拒,“不用,我有。顾淮三年前就给我了,已经用顺手了。”

温如颜的手僵持在半空中。

三年,她出事入狱的时候。

前脚她进了监狱,后脚就给了林晓琳主卡?

看林晓琳不经意间展露的得意,温如颜就知道信用卡主卡在林晓琳手里。

温如颜手中的是副卡,她一直以为主卡在顾淮手里。

没想到……

心,抽痛!

“那三年来真是辛苦你了,兢兢业业做顾家的管家。”温如颜把副卡收回来,又伸出空置的手掌继续说道,“”既然我做了顾太太,就把主卡交给我吧,以后顾家管家的事情就不劳你操心了。”

“颜颜……”林晓琳露出为难的神色,碍于温如颜已经是顾太太的身份和强势的气场,只能把顾淮推到前面做挡箭牌,“顾淮说了,这卡只能我拿着,不能交给任何外人。”

外人?

她温如颜,明媒正娶的顾太太是个外人?

林晓琳到底和顾淮勾搭在一起多久了,比起三年前低眉顺眼的小女人,她如今是外柔内刚。

林晓琳把桌子上的水递给温如颜劝解,“等顾淮回来我问一问,如果他同意这卡自然是要你拿着的。你怀着孕不能动气,先喝点水。”

明明早已喜怒不形于色。

可一遇到和顾淮有关的事情,那根早已麻木的情绪神经还是被狠狠扯动。

温如颜抓过水杯一饮而尽,这水的味道有些奇怪。

温如颜看着透明的玻璃杯,肉眼看不出有任何端倪。

“干妈还在家里躺着,我就不陪你多聊了。颜颜,以后我们妯娌之间多走动走动。你刚回来家里人又都……我把你当一家人。”林晓琳哪壶不开提哪壶,哪里扎心就使劲戳!

明知道温如颜最不能回忆的就是温家的命案!

几条人命一夜之间说没就没了,连后事都没有人料理,听说尸骨直接丢到了脏乱的后山山林。

想到这里温如颜攥紧的了手掌,顾淮,总有一天我也要你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

痛!

小腹忽然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痛感。

不对劲!那水有问题。

温如颜拿出手机拨出一串烂熟于心的号码,“喂,泽恺。我小腹好痛,你来顾……”

温如颜还未说完,就听到房门被粗暴的踹开!

顾淮一把将她抱起来,双眸迸发着火焰朝着司机怒吼:“去医院!”

明明抗拒他的怀抱,可温如颜此刻依偎在其中眼皮沉重的抬不起来、头昏沉的厉害只想沉睡不醒。

“别睡!听话。”顾淮的心纠在一起,怀中的温如颜太轻了。

就算有了两个月的身孕,抱上去也不过九十斤。

想到几年前还是恋爱的时候,有一年冬天温如颜吃到了一百二十斤。

当时下着雪,温如颜一边涮着火锅一边问顾淮:宝贝,我胖了你会不会嫌弃我啊?

‘不会,你就是我故意养胖的小猪猪。等你再胖一点,我就把你娶回家。’

往事历历在目,温家出事后温如颜就再也没胖过,她始终清冷瘦削。

顾淮抱着温如颜的手紧了紧。

睫毛都快抬不起来的温如颜苦涩一笑扬言,“顾淮,和你在一起我就是过不好。这是诅咒,我们谁都不会幸福!”

“闭嘴!你敢给老子出事。”顾淮把温如颜抱进车里,命令司机五分钟内安全开到医院,否则就滚蛋!

司机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一脚踩下油门。

拼了!

……

黄昏时分,窗外火烧办的云流动在病房外。温如颜骨节分明的手上挂着点滴,她微微睁开眼眸。

白色冰冷的天花板,木质的衣柜和床头边紧急呼叫按钮。

她没死。

“醒了。”顾淮捏住温如颜的下颌,几个小时前的温柔紧张全部化为暴躁愤怒,“你怀孕居然还喝酒!温如颜,你配当一个母亲吗?”

“我没有。”温如颜怎么可能做伤害孩子的事情,这是她和顾淮的第一个孩子。

是那瓶水!

温如颜下意识脱口而出,“林晓琳来过,催促我喝下一杯水。我想拿里面应该是……”

“够了!温如颜,你不要把责任推卸给别人。你多大的人了水和酒还分不清楚?”顾淮焦躁命令温如颜别再说了,他把佣人传过来的照片放大给温如颜看。

卧室的角落里横竖摆放着几个零散的空酒瓶。

酒和水她当然分的清楚,但如果是经过处理添加了少量酒精和其他化学成分的水呢?

再敏感的人也不是机器,能够清楚分析出水中的成分比例。

何况谁能想到在自己家里,见个故人就能被暗算?

这又不是古代后宫内的妃子斗争,为了争抢一个男人互相投毒。

反正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蠢事温如颜做不出来。

不过看顾淮的样子,她也不用解释了。

既然他认为是,那就是好了,正好刺激刺激他。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