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唐沫柒梦琉年小说

唐沫柒梦琉年小说小说

唐沫柒梦琉年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2
小编评语:占山为王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唐沫柒梦琉年小说图1
唐沫柒梦琉年小说图2

由兰陵倾城情所著的《拐个丞相来暖床》小说已完结,爱你小说网为您提供唐沫柒梦琉年小说完整版阅读。唐沫柒是一个外貌协会,所以她举尽全山寨的力量把梦琉年给抢回来了,本以为这个男人会想方设法的逃,但没想到他竟然占山为王了。

精彩节选:

“这位姑娘,你不知道背后说人坏话是不道德的吗?”

唐沫柒的身后想起了一个戏谑的声音。

她直觉回道:“背后听人说别人坏话的就道德?”

唐沫柒转身看向来人,在看清来人的相貌之前,她不自觉的吐了两个字:“妖孽!”

不是唐沫柒无礼,而是任何一个见了他的人都会自动蹦出这两字!

尼玛,这货根本整一个妖孽,一个美到不像人的妖孽,她有一瞬间甚至怀疑,他是狐妖呢,还是猫妖,总之不管是啥妖,就是别是人。

人能长得这么极端、这么人神共愤吗?

一头及腰的银发,不是那种苍白的,而是闪闪发光的银色,带着耀眼的光芒,眉丝如柳,眼波如一汪碧波,居然还泛着淡淡的蓝色,清澈明净,薄唇而完美,肌肤晶莹似雪,身上的红衣辉映着这绝美的五官。

她觉得惊奇,居然有人能把这么多颜色融合在身上,还能美的这么吸引人,且无比的自然!

乔子骞听到这两字,面色一黑,“若不是看在你是府里的小丫头,我现在就可以让你身首异处!”

尼玛,老娘看上去像这里的丫鬟吗?

还有,你以为本姑娘是吓大的?

唐沫柒在心里腹诽。

“怎么不说话了?”一身红衣的乔子骞大喇喇的坐在梦琉年办公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流里流气的问。

唐沫柒低着头,不住的翻着白眼:这货不仅没长眼睛,而且脑筋还不好使!

乔子骞越想越奇怪,“你是哪里蹦出来的?怎么瞧着这么眼生?”

“不对呀,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你,新来的吧?”

他摇摇头,可惜道:“又是一只进了狼窝的小羊羔!”

乔子骞瞧着桌上的茶水,刚端起来喝了一口,还没下咽,就听得唐沫柒凉凉的声音响起:“禀这位公子,奴家是大人刚买回来的通房丫鬟!”

“噗!”

乔子骞将没有来得及咽下去的茶一口喷了出来。

什么?

通房丫头?

他没听错吧?

还是那小子终于转性了?

唐沫柒嘴角滑过一抹得逞的坏笑:妖孽,不信你不喷!

看到他吃惊地那副啥样,唐沫柒实在是忍不住了,蹲在地上笑个不停。

梦琉年站在门口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幕: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正埋头傻笑,小肩膀抖的一缩一缩的,模样煞是可爱;乔子骞呢,正忙着顺气,满桌子被喷的一片狼藉。

他皱眉看着那些被喷湿的文件,脸上的不悦可见一斑。

乔子骞抬起头,看到面色不善的梦琉年,再瞧瞧他的“杰作”,连忙赔笑:“蠡之,我可以解释的……真的,不全是我的错……”

他瞪了一旁笑不可支的唐沫柒,都是这丫头口出惊人惹的祸!

梦琉年拂开他放在他身上的手,看了眼唐沫柒,“还不快来收拾!”

“凭什么?”唐沫柒不服,关她毛事,又不是她喷的。

梦琉年也不多话,拿出一张纸,上面分明写着“唐沫柒”三个大字,在她面前晃了晃,唐沫柒立马蔫儿了,乖乖的上前来收拾……

梦琉年看着自己雪白的衣裳上泼满的茶渍,揉揉了额角,她是故意的!

绝对是故意的!

唐沫柒忍着笑,将已然空了的杯子端出去,行至门口外,便毫不留情的大笑起来。

终于出了憋了一上午的闷气了!

房内,乔子骞邪魅的打了个口哨,“这小丫头挺有意思的!”

“听她说是你的通房丫头,怎么着,你小子终于知道转性了?”

梦琉年额上突了以下,通房丫头……

她还真敢说!

随即,瞥了乔子骞一眼,“别去招惹她,否则你会被整的很惨!”他淡淡的忠告了一句,那丫头睚眦必报,惹了她的人必定没有好果子吃。

“哟,看来有情况哦!”

梦琉年无视他的坏笑,打断他的八卦,“今天来,有什么事?”

“喂喂喂,别这么不近……人……情……嘛!”

看着梦琉年那堪比瑞士小军刀的眼神,乔子骞说着说着就不敢说了。

他咳了一声,“你什么时候把公主送回宫去?”

是,离宫出走的孟璃悦被乔子骞捡回家了。

那日,她离宫出走,走到城门外,因体力不支而昏倒,刚好出门置办药材的乔子骞路过,将她救回。

事后,他才从梦琉年那里知道,原来他所救之人竟然是当今皇上作为宠爱的璃悦公主。

只是,她不说,他便也没点破。一直让她住在府里,命人调理她的身子。

“我以为她在你那里很好!”

“对啊,她是很好……”

“可是我很不好!”

梦琉年故作讶异,说出口的话令他几乎内伤。

“哦?”

“你怎会不好?”

“难道你堂堂天盛药铺的少东家还养不起一个弱女子?”

乔子骞扒了扒那一头美丽的银发,烦躁的说:“我自由自在惯了,不习惯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女人。不管怎样,你给我把她送回去!”

眼前又浮现出那个小女子,一双明净清澈的眼,小巧的瑶鼻,生机勃勃的小脸分外诱人,嫣红的小嘴更是让人有种一亲芳泽的冲动。

不行,不能再想了,不能再让她乱了他的心绪。

梦琉年分明觉察到他的气息有一瞬的紊乱……

不惊将疑惑的眼神转向他,这小子今天怎么这么奇怪?

“子骞,你心乱了!”

他淡淡的出声提醒。

“乱毛,劳资这是烦躁!烦躁,懂不懂?”

不会的,他不会答应过谣儿,此生不会再为任何一个女子动心了……

不会的……

他不会的……

他以粗口来掩饰内心的慌乱,殊不知越掩饰越明显!

“子骞,穆姑娘已逝去多年,有些人,有些事,是时候该放下了!”

“难道,你真想守着对她的那份誓言过一辈子吗?就算你想,伯父也不会同意的……”

“何况,公主一向是个敏感的姑娘,就算你放下了,她自己那关,你也定必不好过!”

“我只有一句话: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在可以把握的时候好好去把握,千万不要等失去了之后再后悔莫及!”

“不要让公主步上穆姑娘的后尘!否则,到时候我都保不了你。”

梦琉年本就是聪明之人,何况他今日举止如此的反常,再笨的人也猜到了。

乔子骞脸色乍然惨白。

明明,她与他不过相识数日,他怎会如此轻易动心?

明明,她与他不过萍水相逢,他怎会将她置于心间?

明明,她与他不过是陌生人,他怎会这样放不下她?

“子骞,时至今日,我也不曾想过你会对公主动心,但若是你心里还装着别人,不能够一心一意的待她,那就不要去招惹她!”

“你自己想想清楚,这段时间我会将她接进丞相府,决定好了再告诉我!”

半晌,乔子骞紧紧地盯着他,然后一声不吭的走了出去。

“子骞,我希望,你想清楚!”

他身子一僵,点了点头,拖着略显僵硬的身子往外走。

唐沫柒躲在门外看着好像蔫儿了的乔子骞,刚刚来的时候还像打了鸡血的呢,这会儿怎么这样无精打采的?

难道……

她坏笑的瞧着里面的梦琉年,脑子里不断地YY各种限制级的画面……

“笑的那样瘆人,在想什么呢?”

梦琉年突然出现在她身旁,吓得她一蹦三尺高。

唐沫柒不住的拍着小心肝:“梦琉年,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的!”

“你若心里没有鬼,怎会被我吓着!”

“堂堂玉面罗刹被人吓死了,传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

唐沫柒在心里哀嚎,她怎么落到今日者给人为奴为婢的地步了,日后传出江湖,她还如何立足?

“对了,近日府里会来一位贵客,我要你形影不离的跟着她,保护她!”

“我凭……”

看着摊在她面前的那张“卖身契”,唐沫柒立马气势降了下去。

“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吗?”看着她吃瘪的模样,梦琉年不觉心情大好,刚刚的郁闷也一扫而空。

哼,别给我偷到它,否则本姑娘一定撕得粉碎,连渣都不留着。

“别想着打它的主意!”

“我知道你的功夫不差,可你也该知道,若是想避过我的视线,也着实不易!”

“唐姑娘,我若是你,必定择机待伏,而不是这般心浮气躁!”

唐沫柒一愣,这段时间她总是心烦意燥,与他作对,处处处于下风,若是以往,她会是如今这个境地吗?

难道,他已经可以影响她的心绪了吗?

她不敢继续深想,那代表了什么。

“好了好了,我会形影不离的跟着她,连吃饭如厕都不会落下的!满意了吧,大丞相?”

“对了,他是男的还是女的?亦或是不男不女?”

梦琉年看着她不怀好意的模样,忽然发现,自己这个决定做错了,她不会把公主带坏了吧?

“她是当朝公主!”

“姑娘觉得是男还是女呢?”

唐沫柒张了张嘴,没有再说什么。

公主么?

嘿嘿,她不着痕迹的扯开了一抹坏笑。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