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小说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

更新时间:2020-01-17
小编评语:好好的对待这个孩子。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图1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图2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的主要人物是明若清厉斯爵,爱你小说网在这里为您提供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小说全集目录阅读。明若清虽然知道自己当初有了孩子是个意外,但是她还是把孩子留了下来,因为她想要好好的对待这个孩子。

精彩节选:

要她跟厉斯爵示弱,求他去参加家长会,她实在说不出口。

她端着咖啡,在书房门口徘徊了好几圈,总算是深吸一口气,终于推开门进去。

厉斯爵一身米色休闲服,坐在书桌后与下属进行视频会议,见她出现,抬眸瞥了她一眼,示意把咖啡放下出去。

眼下似乎不是说正事儿的时候,明若清拉开门,忽然听到厉斯爵跟下属说:“OK,尽快推动跟那边的签约合作,我马上赶去Y国。”

他要出差?

明若清犹豫了。

半个小时以后,林秘书准时出现在厉家门口,厉斯爵一身正装,准备出发了。

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明若清冲到门口:“等一下!”

他回过头,神情疑惑。

她清了清嗓门,嗫嚅着说:“那个,七七学校下周三开家长会,老师要求父母一同出席。”

厉斯爵眉宇微不可及地皱了一下:“到时再说。”

明若清有些沮丧地“哦”了一声,都怪自己说晚了。

没了厉斯爵,家里居然显得有些空旷,明若清摇了摇头,自己最近是不是被他奴役惯了,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

想起稿件工作还没完成,她抱着笔记本,盘腿坐在沙发上开始工作。

不知不觉间,竟睡着了。

明若清醒来时,外面下雨了,夹杂着细雨的风吹开了窗户。

她被冻得有些发抖,走上前刚关好窗,一阵闪电劈头盖脸地袭来。

明若清的心脏立刻狂跳起来,她匆匆抓起手机奔进卧室,反锁上门,这才镇定了一些。

“嗡——”手机震个不停。

她打开一看,是厉斯爵。

现在那边应该是凌晨,他还没睡吗?

“喂?”她小声回复。

“是我。”厉斯爵声音低沉,隐约透着一股疲惫。

“哦,我知道,你……吃饭了吗?”她想起他的胃不好,忍不住关切地问。

他没有回答,反而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下雨了?”

明若清怔了怔,他怕她害怕,所以才打电话回来关心她?

电话那头传来林秘书的声音,他似乎还有酒局要赴,淡淡说了两句就挂断电话。

明若清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喃喃自语:“还真是个奇怪的男人啊。”

一眨眼,明七易开家长会的日子到了,厉斯爵仍旧没有回来。

明若清安抚地摸了摸明七易的脑袋,看了一眼周遭,其他孩子都是父母陪同,其乐融融,对比下来,她越发觉得内疚。

眼看到了颁奖环节,明七易就要上台领奖了,明若清琢磨着是不是该打开手机,跟厉斯爵来个现场直播,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老师、家长和孩子们全都踮起脚,拼命看外面。

“哇,妈妈你看,这位叔叔长得好帅啊!”

“天啊,他是明星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众人的窃窃私语中,几名保镖在围观人群中开路,“麻烦让一让。”

人群散开,风尘仆仆的厉斯爵出现在明若清面前。

“爹地!”明七易脆生生地喊了一句,随后兴奋地扑到他面前,抱住他的大腿。

人群中宛如一锅粥一样炸开,众人眼神各异地看向明若清,羡慕、嫉妒、失望、各种各样的都有。

明若清也没想到他会出现,她惊讶地看着他,怔怔地起身。

厉斯爵眸光幽深,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宠溺,当着众人的面,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撩开她耳畔的碎发,柔声道:“老婆,你辛苦了。”

“噗通”一声,身畔有女人嫉妒地晕了过去。

明若清呆呆看着他,很快意识到,他是为了不让七七失望,才在大家面前演戏。

“老公,来了就好。”她配合地挽住厉斯爵的胳膊,笑吟吟地坐在他身旁。

眼角余光瞥见门口四个身高一米八的壮汉保镖,明若清压低声音说:“厉斯爵,只是参加个家长会,不用这么大动干戈吧?”

厉斯爵表面温柔,嘴上冷哼一声:“已经够低调了,还有六个我让他们在学校外呆着了。”

明若清无语凝噎,厉家总裁每次出行,的确保镖成群。

可这里是幼儿园,他这不是传导不良风气吗?

瞥见明七易上台接受老师颁奖,明若清兴奋起来,推了厉斯爵一把:“喂,老师说请你上台发言。”

自从厉斯爵出现之后,教室里躁动的气氛就没安静下来过,尤其是明七易的德语老师,一直面泛桃花地偷看厉斯爵,眼神娇羞。

进行完简单的家长发言,厉斯爵正要下台,女老师特意用德文跟厉斯爵交流了几句,明若清一头雾水,满脸听不懂。

倒是厉斯爵脸色微沉,声音低沉悦耳,用德文回复了几句。

年轻的德文女老师尴尬地低下头,一副做错事的模样,不再吱声。

等明七易下台,明若清立马凑上去:“七七,刚刚你听懂老师说的话了吗?”

明七易眨巴眨巴眼睛,小声说:“老师说,想来我们家给我补习德语,爹地说不用,他自己就会。”

明若清立刻有些同情女老师了。

厉斯爵到底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

又是一个被他的绝情与冷酷伤害到的女人,啧啧啧。

参加完颁奖典礼,就是学校为各个家庭举行的亲子野餐时光。

草地上,明七易躺在明若清腿上,睡得迷迷糊糊。

阳光有些刺眼,明若清抬手给明七易遮住太阳,冷不丁,厉斯爵挨过来,把明七易叫醒了。

“爹地——”七七揉着惺忪的睡眼坐起来,

厉斯爵一脸认真地说:“小孩子睡太多觉影响长高,七七,你跟其他小朋友去玩去。”

明七易噘着嘴,一脸不乐意地爬起来。

话音刚落,厉斯爵就倒头躺在了明若清的膝上。

明若清脸一红,瞥了四周一眼,小声催促:“快起来,人家都在看我们。”

厉斯爵抬手遮住眼睛,淡淡道:“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