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重生娇妻宠无度

重生娇妻宠无度小说

重生娇妻宠无度

更新时间:2020-01-17
小编评语:好好地宠着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重生娇妻宠无度图1
重生娇妻宠无度图2

《重生娇妻宠无度》的主要人物是洛昕晚靳衡,爱你小说网在这里为您提供重生娇妻宠无度小说全集目录阅读。面对自己喜欢的人靳衡只有一个态度,那就是一定要好好的对待,毕竟那个人是自己喜欢和爱着的人,自己当然要好好地宠着了。

精彩节选:

绝处逢生,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立即哭出声来,“你为什么才来,吓死我了!”

任由她摔打着自己的肩头,江生只是闷不做声的屈膝将已经手脚瘫软的她打横抱起,直接从厕所外的后门走了出去。

此处是车水马龙,岭下并非是开在小巷子里的酒吧,四面都是巨大的商圈和广场,此刻洛昕岚衣衫不整,要是被人看见恐怕是要在A城混不下去了。

江生低头闷声抱着她往地下停车场走,只听怀里的洛昕岚哽咽着,大约是受惊过度,此刻酒已经醒了大半了。

“二小姐,直接回家吗?还是?”

洛昕岚想到下午靳桐约她今晚在外面的公寓见面,此刻她这副样子,要是被他知道那还得了。

“送我回我自己家。”

她面色已冷,双手虽勾着他的脖子,却仍然心不在焉的看着周边,她不想被人认出来,然而天不遂人愿,她还是在江生抱着她走过的车位里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牌。

洛昕岚虽然只和靳衡这个名义上的姐夫见过一次面,可她清楚,整个A城只有靳家的人喜欢用跳号,靳桐喜欢用连号。

而此刻,停在右边两辆车开外的那辆布加迪车头上,是一排686868。

有靳衡的地方必定会有洛昕晚,自己这副模样决不能让她看见,她立时冷声嘱咐。

“马上走,快,快走。”

江生不知她在着急些什么,少爷的常用车也快到了,他加快脚步,可只闻地下停车场里女人的高跟鞋和男人的低语声由远及近,在江生开来的那辆车车前,站着大小姐和大姑爷。

“靳桐的车怎么在这儿?他不是在宴会...”

洛昕晚和身旁靳衡吐槽着阴魂不散,忽然余光一闪,她立时瞟到了被江生抱在怀里的、衣衫不整的洛昕岚。

“岚岚?你怎么在这儿。”

洛昕晚眉头一跳,靳衡在看见洛昕岚的时候也是立时蹙紧了眉心,洛昕晚的妹妹他是见过几次的,但婚宴上那天的事情发生以后,他便再没见过这个女人,印象中她是个乖乖女,但能和靳桐搅合到一起,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放...放开我。”

洛昕岚一时有些语无伦次,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可江生顺从的将她放了下来的时候,双脚才落地,她便立时被脚下的高跟鞋狠狠崴了一把。

看她半边脸红肿,洛昕晚追了上来,可疑的盯着二人,“到底发生了什么,江生你说。”

“闭嘴,你是什么东西敢来过问我的事。”

洛昕岚抬眼,狠狠的回瞪洛昕晚,偏偏就是最不想让这个女人看见自己最狼狈的样子,况且今天的事情要是传出去,她必定没脸见人。

凭前几日他们见面后,洛昕岚便能感受到她对自己的恨意,这个姐姐从小虽然愚笨一些,但现在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她是你姐。”

靳衡不知何时过来的,虽坐在轮椅里,可幽深的墨瞳如同一潭水,不怒自威。

“你被人打了?谁干的?”

本是她期待的结果,可在亲眼看见时,洛昕晚却觉得没来由的刺眼,五个手指印粗大,这一定是男人的手。

洛昕岚紧咬下唇不肯开口,好半晌却是江生吐出真相,“二小姐喝醉了,是个陌生男人...”

“洛昕岚你能不能消停点,婚礼上的事让你名声还不够臭是不是,你还想让洛家因为你蒙羞?”

嘴上虽说是已经和洛家没有关系,可洛昕晚好歹是在洛志和的爱里长大的,柳如兰说不好却也没什么不好之处,从小给洛昕岚的也缺不了她的。

洛昕晚身上,天生就有一种维护洛家的使命感。

洛昕岚坐在地上觉得好笑,“看够了吗,看够了可以走了吗,我的事我自己可以解决,用不着你这样假惺惺。”

“小叔,”洛昕晚像是没听见洛昕岚的抗争似的,只询问靳衡,“咱们去趟洛家吧,我要亲自把她送回家,免得她再出去鬼混。”

“我让路远开车。”

“谁要你的同情!别给我在这儿卖亲姐人设!你压根就不是我们洛家的人!”

洛昕晚冷冷回身,“你要是还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丑事,就继续大声嚷嚷,当然,你知道我想报复你,你可以多给我一些猛料,我迟早会玩得你身败名裂。”

此刻,洛昕晚身上散发出的冷冽气息和平时不太一样,她是出了名的不会说狠话的。

靳衡在一旁看得精彩,却是沉吟着没做声。

最后在洛昕岚百般的抵抗下,她还是被强迫的带回了洛家,许久未见,没想到结婚之后和洛志和的第一次见面,就是这样的场景。

洛昕岚被江生搀扶着下了车,她本想偷跑回房,却不想被洛昕晚拉扯住了胳膊。

“跟我去见爸。”

“凭什么?你哪有资格叫他爸!你放开我,你更加没资格管教我!”

客厅内的洛志和正戴着方框眼睛看报纸,还是柳如兰先听见门外的争吵声,二老推开门出去的时候,便见衣衫凌乱的洛昕岚和洛昕晚拉扯在一起,两姐妹已经吵得不可开交。

“这是在干什么,晚晚!住手!”

柳如兰心疼的迎了上来,看见洛昕岚脸上的红痕,闻见她一身的酒味,当即指责起洛昕晚来。

“为什么打你妹妹,为什么对她下这么狠的手!枉我们洛家养了你二十几年,不说生育之恩,养育之恩总有吧!”

她颤着手指责自己的模样在洛昕晚看来简直可笑,打小柳如兰便是这样,姐妹二人若是犯了错,第一个惩罚的必定是洛昕晚,从前她还觉得疑惑,现在谜题已经解开,她却觉得心头梗得难受。

那一句妈怎么都叫不出来,洛昕晚还没为自己辩解,靳衡便已经将她拉扯到身后护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