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南风未曾知我意

南风未曾知我意小说

南风未曾知我意

更新时间:2020-01-17
小编评语:但是还是喜欢的。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南风未曾知我意图1
南风未曾知我意图2

《南风未曾知我意》的主要人物是夏知意聂南枫,爱你小说网在这里为您提供南风未曾知我意小说全集目录阅读。夏知意知道自己在聂南枫的眼里,就只是一个帮助她卖药的人,毕竟自己一开始就是不被那个人喜欢的,哪怕她对那件事情不在意,但是还是喜欢的。

精彩节选:

“刚想给你打电话呢,你就打过来了。”也不知道是被沐浴时候的水汽蒸的,还是因为羞赫,夏知意的双颊泛出淡淡的粉色。爬上床,他低声问,“你是才工作完么?”

“恩。”聂南枫实诚地回答。

短暂的沉默过后,两人一起开口。夏知意和聂南枫同时笑了起来,随后聂南枫先行说道,“明天回来?”

“是的。”

“要我去机场接你么?”聂南枫声色温和地询问,听到夏知意的嘲笑声,聂南枫也跟着笑,“到了给我打电话。”

……

夏知意回到江城,还没来得及和聂南枫打电话,她奶奶的电话就接了进来。许久没有和奶奶联系的夏知意见到屏幕上的电话,心口一缩,赶紧接通了电话。

“知意啊,最近你都没给奶奶打过电话,很忙么?”老人家带这些沙哑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夏知意算着日子,的确快有两个月没有联系了。

和老人寒暄了几句,夏知意顾不得那么多,甚至连行李都没来得及放,就直奔奶奶的住所去。

看着夏知意拖着行李箱过来,老人皱眉,心疼地看了眼夏知意,“你又出差了?”

“也不算是出差,奶奶,我现在除了在聂氏工作以外,还有在医科大进修。”

老人听到医科大的名号,神色黯然了几分。反应过来的夏知意赶紧转移了话题,陪着老人一起吃了午饭,夏知意准备回去公司一趟,没等起身,老人的话匣子又打开了。

“知意,你也老大不小了,整天忙工作也不好,该想想你自己的人生大事。”老人拽着夏知意的手,眼神坚定,“如今你就剩奶奶一个亲人了,奶奶哪天要是走了,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可怎么办?”

“奶奶,我……”

“你肯定又想拒绝,就知道你这脾气,奶奶这两个月一直在给你物色人选。”掏出了一个信封,老人家递给了夏知意,“这是奶奶最中意的一个人,里面装的都是属于他的资料,你回去好好看看,明天下午,记得赴约。”

“明天下午?”夏知意腾地坐起身来,对上奶奶那一双期盼的眼,已经落到舌尖的解释又慌乱被咽回去,“好,我会去的,奶奶你别总操心我。”

“奶奶不操心你,谁来操心你啊?”拍了拍夏知意的小脸,老人走到客厅,把夏知意的箱子整理好,“你也忙,奶奶不留你了,工作完早点休息,不要总熬夜,知不知道?”

“好,奶奶你也保重身体,要是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叮嘱了一番,夏知意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出了门。见老人还要下楼送,夏知意赶忙把老人给推回了屋里,“奶奶,我自己可以的。”

下楼打车,夏知意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先行回了家。

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间,夏知意接到来自老人家的电话,这才猛地想起相亲这一茬,含糊应了几句,她忙挂了电话起身。

“夏医生,你这是怎么了?你还没吃完饭呢……”潇潇见夏知意往公司餐厅外赶,急切冲着夏知意喊。

已经在路上的夏知意冲着潇潇摆了摆手,从办公室拿了包,当即就往电梯室的方向跑。地下一层停车场内,夏知意见着坐在车里的余力,打开车门就上了车。

送夏知意到了赴约的餐厅楼下,直至夏知意上了楼,余力这才把电话打给了聂南枫。办公室内,得知消息的聂南枫眸色微暗,沉默片刻才道,“你先盯着,再有情况发短信通知我。”

“是。”

挂断了电话,聂南枫把手机丢在了一边。昨天夏知意本来应该上午十点就出机场了,可是据余力说,夏知意根本没有回家。

也就是说,昨天夏知意来公司前,有三个小时在一个不知名的人家里,今天又突然从公司餐厅赶出去,据夏知意的话来判断,她平时要好的朋友很少,是什么人值得她一个电话就赶过去,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蹊跷?

会议中,聂南枫被这件事搅得心神不宁,屡次出神。聂正盛发现了这一点,在聂南枫再次出神时,冷笑了一声,“南枫,开会发呆可真是少见呐。”

聂南枫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思绪,垂下的眼皮乍然抬起,幽深晦暗的目光直指聂正盛,“聂总怎么就知道我是在发呆呢?”

一直没说话的燕池蕴打着哈哈要缓和气氛,却绵里藏针,“兴许聂少只是在想着夏医生呢,年轻人嘛,宽容些也没什么,继续开会吧。”

其余董事唯恐三人之间的波涛会伤及自己,都闭口不言,于一阵沉默声中,主讲人率先发声。

……

夏知意赶到奶奶提供的地址后,见着座位上人还没来,细想了想,又拎着包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间。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夏知意整理好了因为匆忙而吹乱的头发丝。

待一切准备就绪后,夏知意出了洗手间的门,正朝着原来的座位走过去时,她心下一紧。见势不对,夏知意赶紧从包里掏出了一眼没看的那个信封。

拆开信封口,夏知意捏了一张照片出来,看着照片上的人,再瞥了一眼坐在位置上的男人,夏知意如遭雷劈,她的奶奶是怎么把这尊大佛请来和她相亲的?

走上前,夏知意笑的有些尴尬,“师哥,好,好巧啊,哈哈……”

在白席墨对面的位置上坐下,夏知意一阵尬笑。白席墨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夏知意,微微颔首。心知他以为自己是凑巧遇上,顺便过来打招呼的,夏知意咽了口唾沫,继续尬笑,“师哥,其实我就是今天你的相亲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