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Boss,夫人又把人打了

Boss,夫人又把人打了小说

Boss,夫人又把人打了

更新时间:2020-02-14
小编评语:什么都不怕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Boss,夫人又把人打了图1
Boss,夫人又把人打了图2

《Boss,夫人又把人打了》小说是讲述的祁染储夜凡之间的故事,又名《祁少娇妻好腹黑》,主要是说祁染成了储夜凡的太太之后很是肆无忌惮,她天生就很有正义感,路见不平拔刀的事常做,曾经还害怕会有人报复,可是现在有储夜凡这个大腿她什么都不怕了。

精彩节选:

祁染紧紧地抱了抱小强,拍拍他的后背,轻声道:“我知道。”

祁染松开手,将小强推到身后,自己则转过身面对祁宝儿等人。祁染一米六八,小强在她身后,整整矮了她一个头。她的对面,是祁宝儿和她的朋友们,人人眼里闪着兴奋的光。

他们这群人太无聊了,无聊的每天以作弄人为乐,以看着别人哭和求饶为乐。他们就跟她在乞丐屋打黑拳的观众一样,以看着她鲜血横流,挣扎生死为乐。平时她都可以忍,因为她本来就是泥里挣出来,早见惯了。可是今天不行,因为他们欺负的是小强。

她绝对不能允许任何人欺负小强!

祁染攥紧了拳头,看向人群中央的祁宝儿,问:“祁宝儿,我知道你讨厌我,你要对付我,我随时也随便你动手,但是你不要牵扯上无辜的人。”

“呦,无辜啊。”祁宝儿指了指着桌上七零八落的书笔还有......一条宝格丽的钻石项链,“他要无辜,为什么项链会从他的书包里找出来?”

“我没有拿。”小强从祁染身后探出头来,怒道,“我的书包一直放在休息室,是你们要找东西的时候才拿出来的。说不定就是你们放进去冤枉我的。”

“呦,硬气了嘛。你以为祁染来了就有靠山了?”祁宝儿不屑地笑了笑,“她来了能怎么样?”看向祁染,“要么你替他扛,让他们几个......”指了指身后几个人,“好好揍你一顿,要么我报警,你坐牢。”

祁染:“凭什么?”

祁宝儿嚣张地笑了起来:“就凭我们人证物证都有啊。”

呵,是啊,她那么多人当然有人证,东西从小强包里搜出来的,当然有物证。这种伎俩在她乞丐屋的时候见多了。乞丐屋的头头就经常带着他们在火车用这种方式讹旅客的钱。

所以,她不怕!只不过。

祁染上前一步,走到祁宝儿面前,一字一句地问:“祁家人讨厌我,我搬出来了。四年前没有祁家的电话我没有进过一次祁家门。为什么要针对我??”

“因为你就是讨厌。”祁宝儿恨声道,“因为你所有人都知道我有一个要过饭的姐姐,因为你让我丢脸。现在你让所有人都讨厌你。因为你的不检点让储夜凡撤走了对学校项目的投资,你毁了所有人的前途。你这个垃圾,蛀虫!”

原来如此!

祁染抬头,目光一一扫过祁宝儿身后这些人,眼底里尽是嘲讽。

因为储夜凡撤资,这些人才把气撒到她的身上。也难怪,本来一毕业就可以拿到储家基金的钱开公司,现在没钱了,他们才这么生气。这些人不敢找储夜凡,只能找她,找不到她就欺负小强。

他们才是蛀虫。

“看什么看?要么下跪道歉,要么老实挨一顿揍。”祁宝儿身后一个男生狠声道。

祁染并不认得他,但常年在天衍出入,她也能看出来对方衣着普通。应该就是因为撤资来找她出气的。

“下跪就行?”祁染问。

小强一把拉住她:“不要跪。”

而就在咖啡馆对面的巷口,迈巴赫里的储夜凡脸色一沉,开车的欧颜脸色也不好。

“凡,全世界都知道祁染是你的未婚妻。他们是不是太过分了?打狗还看主人呢。要不我去......”

“看着。”储夜凡拦住他。

老太太把祁家的女人许给他,当然是为了那件东西,他同意,不过是因为他也要那件东西。但是今晚祁染一再的出格让他厌烦无比,本来想以出轨为名拍下她跟那个老师的照片,把她退还给祁家,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幕。

还真是意外。或许,她并不是祁家的棋子。

祁染看向那个男同学,唇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你是因为不敢找储夜凡才来找我的吧?然后拿着我下跪的照片视频传到网上羞辱储夜凡?这样的后果是什么?当然是储夜凡成为笑柄,我被储夜凡退货。而你们呢?出了被储夜凡撤资的气。”声音一冷,“你们也就这点能耐,欺负女人,欺负小孩,欺负比自己弱的人。”

“宝儿,别跟她废话。直接把她打一顿,打趴下。”男人跳下桌子,眼里闪着狠戾的光。

“我看谁敢!”祁染突然掏出,亮出报警电话,“我现在就报警。”

“你报,你要敢报,我就让你在牢里坐一辈子。”祁宝儿狠狠地挥手,“打打打,打到她认错为止。”

“谁敢过来!”祁染随手操起桌上一只酒瓶,就着桌子直接敲碎,瓶椎子化为利器对准了要冲过来的人,所有人顿时一顿。

“别别别。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一直窝在一边的咖啡厅老板连忙出来打圆场。刚刚他们怎么闹他都不管,可这会要真打起来,可是会出人命的,他以后怎么做生意。

“那个小强的姐姐,是这样的,这个项链真的是从小强的包里搜出来的。”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小心地看了一眼祁宝儿,对祁染道,“要不两边各退一步,就道个歉完了。”

“不可能。”祁染冷声道,“我一定会告他们欺诈。”

“欺诈你这么一个穷鬼?!”祁宝儿不屑地冷笑。但她也惜命,知道祁染以前杀过人。她还是下意识往后躲了躲,“你要不跟我道歉,我现在就报警,让你们两个都坐牢。”

“好,报警。最好现在就报。”祁染冷笑,“你们最好栽赃的时候戴了手套,上面没有你们的指纹。否则,是偷还是栽赃,一验指纹就知道。”

小强刚刚说他的书包一直放在休息室没动过,项链是被人放进去的,小强一定没碰过。所以项链上只有放项链的人的指纹。

她不怕报警,但是她害怕去警察局。所以,最好祁宝儿能现在就退,否则闹到最后要报警也不是她想要的。

果然,那个放狠话的男人立刻紧张起来,在祁宝儿耳边低声道:“我没有戴手套。”

祁染小时候练过唇语,大概清楚他的内容,心理便有了底,却没有拆穿。有些技能,保密才不会被破。

祁宝儿恨恨地瞪了祁染一眼,一扬脖子:“今天就先放过你。下次你就没有这么好运。”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