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无尽相思意

无尽相思意小说

无尽相思意

更新时间:2020-02-14
小编评语:是一个不俗的人。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无尽相思意图1
无尽相思意图2

书名是《无尽相思意》的小说是讲述秋火尘赵伯琮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无尽相思意小说全集在线阅读。秋火尘在认识赵伯琮之前,其实完全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后来认识了这个男人之后,发现这个男人是一个不俗的人。

精彩节选:

因为她身上的衣物的分量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便是她练过武也没能躲开。

就这样,在众人惊奇的眼光下,秋火尘面色惊恐地被两位夫人扑倒在地,这一摔不要紧,但她今日头上的发饰还是有些分量的,倒地之后还震了两震。

流溪和流水急忙来扶,也不知这夏氏和谢氏是出于无心还是故意,把夫人撞的头晕眼花。

未及流溪流水碰到夫人,便有一双大手将夫人捞起,流溪流水一看是自家郡王忙行礼。

“郡王。”

普安郡王似乎并未在意夫人被撞倒的事情,反而打量起了三位夫人的衣冠发饰。

这时秋火尘将郡王扶着自己的双手轻轻地拨开,带着一丝内疚道:“郡王,不怪流溪流水,是我自己要穿成这样的。”

普安郡王再次扫过秋火尘,她怎么这么美……

“本王不怪谁,夫人初来郡王府,有许多事情尚不知晓,以后注意便是,之后本王会派些资历丰富丫鬟来。”

流溪和流水对夫人和郡王的对话有些疑惑,难道郡王不应该斥责她们害夫人摔倒了吗?

谢氏和夏氏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互相对视了几秒之后忽然间想起了什么,却又不敢吱声。

这时普安郡王的声音突然变大:“夏氏谢氏,你们二人是怎么回事?一红一绿,仿佛玩戏,这里是郡王府,你们以为你们在哪,满楼春吗?你们来郡王府这么久了,难道连一点规矩都不懂吗?我郡王府向来干净朴素,今日没有宴席,没有节日,你们二人却花枝招展,有没有将本王放在眼里?”

普安郡王一开口,呛得夏氏和谢氏跪在地上连连求饶:“郡王,我们知错了,我们……我们也是头一回,因为今天是第一天为夫人请安,所以想打扮的精神些,好让夫人能有个好心情……”

普安郡王冷哼了一声,边搀扶着秋火尘走向座椅边说道:“女人不会因为另一个女人美丽而心花怒放,你们二人不要再找理由了,正月的炭火扣掉一些,回去吧。”

秋火尘听到普安郡王的这一番话,女人不会因为一个女人的美丽而心花怒放……这句话竟是从一个男人的口中说出的。

夏氏和谢氏怏怏不乐地行了个礼退下了。

秋火尘在普安郡王的搀扶下坐到椅子上,其实普安郡王也没必要扶着她,因为她只是摔了一下,并无大碍。

秋火尘坐下后,普安郡王并未在另一把椅子上坐下,而是伸出手将秋火尘头发上多余的一些发饰取了下来,秋火尘瞬间如释负重。

“夫人,顶着这些繁琐物什,摔这一下可不轻吧,日后,一定要注意才是。”

“明白了。”

普安郡王将取下来的发饰放在桌子上,又伸手探向秋火尘的后颈的衣服里,出手快了些,却被秋火尘的手拦住了。

秋火尘有些惊慌地看着普安郡王,虽然这是在郡王府,但也是要注意自己的举动,免得被下人看了笑话,她觉得郡王这样有失大体。

“郡王,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普安郡王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手却继续向内伸去,一层,两层,在他摸清秋火尘衣服的层数之后解下了自己的披风为秋火尘披上。

“流溪流水。”

流溪和流水不安地走向前去,流溪咬紧了下唇,流水则紧紧地握住了流溪的手。

“以后让夫人穿得厚实些,头重脚轻,能不摔吗?”

“诺……”

流溪和流水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普安郡王的这张嘴还真是可怕……

腊月,清冷的天空中渐渐地飘起了细细的雪花,香鸾院内,在湖中央设有一座亭子,谢氏和夏氏怀中各抱着一个暖炉对坐在这里面。谢氏端起桌上的酒壶往夏氏的酒杯中倒入柑酒,倒出的酒还不断地向外冒着热气,冬日里最享受的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坐在一个可以欣赏风景的地方喝着热酒了吧。

“妹妹,喝些柑酒暖暖身子吧。”

夏氏端起酒杯轻轻地抿上了一小口,一股暖流直入身体,又让她感到了味觉上的极大满足,二人悠闲自得地在亭子中待了一下午,几乎忘记了夏氏来着里的目的。

一阵冷风吹过夏氏的脸颊,冰冷的寒风从夏氏袖口的缝隙中钻进了夏氏的衣服里,害得夏氏被冻得打了个哆嗦,这才想起自己为何来找谢氏。

“姐姐,这柑酒可是太后赏赐?”

谢氏举起酒杯轻轻地摇了起来,眼神中透露着得意,身子靠向身后的椅背。

“是呀,今年这冬天比去年冷了几分,我们却无法在太后的身边伺候,太后对我甚是想念,又见我这身子骨不好,所以赏了我些柑酒呢,京城里大多酿酒人技艺不精,想要一杯酒香四溢却又不失果香的柑酒实属不易,可见太后还是心疼我的,不过,妹妹呀,你是如何知晓这酒的来历呢?。”

听完这番话,夏氏在心中暗暗的骂起了谢氏:瞧这谢香鸾,不过是太后赏了些酒而已,竟如此炫耀,好不矫揉造作!虽然我从未得到过太后的赏赐,但每次为太后端酒,我也是偷偷尝过的,哼哼,看我怎么啐你一口!

夏氏将手中的柑酒一饮而尽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起身走向谢氏蹲在了谢氏腿前,两手一抹辛酸泪趴在了谢氏的双腿上。

谢氏一见夏氏这样有些慌了,紧拍夏氏的背问道:“妹妹你快起来,你这是怎么了?”

夏氏这一抬头,只见俊俏的小脸上布满了泪滴,但在痛苦的表面下隐藏了一丝狡黠,一会儿后她终于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用手帕轻轻地点着眼睛周围。

“听了姐姐的一席话之后,红鸾总觉有些对不住姐姐才会如此失态。”

“妹妹有何对不住?”

“姐姐有所不知,以前和姐姐一起伺候在太后身边的时候,太后为何总让红鸾去取酒,却让姐姐去取糕点?御酒库离慈宁殿要比御厨近,红鸾总是回来的早,太后总让红鸾尝鲜......”

说着夏氏又哭了起来,而谢氏却回忆了起来,似乎的确是夏氏说的这样,夏氏这样不就是明摆着打谢氏的脸吗?谢氏刚才对夏氏的那点怜悯瞬间烟消云散。

“夏红鸾,差不多就得了,现在大家都知道太后疼你了,你来我这到底有什么事?说完赶紧走。”

夏氏停止了表演,扫了一眼周围的下人,让他们都下去了,又为自己斟上了一杯柑酒说道:“我此来也是有重要的事情的,姐姐,太后将我们二人安置在郡王身边是为了什么,我们二人都心知肚明,可此时插进来了一个大夫人。”

“这我知道,但郡王也未曾与她同房,我们的担心是不是过早了?”

这时夏氏伸直了脖子小声地说道:“不,上一次我们教唆她逃走,不是也交待了那个老鸨要杀了她吗?姐姐可有想过她为何还活的好好的并且就这样被郡王带回来了?”

谢氏突然严肃了起来。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