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小说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

更新时间:2020-02-25
小编评语:以身相许。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图1
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图2

主角是纪轻轻陆励行的小说叫做《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为你提供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了小说全文阅读。纪轻轻陆励行小说主要讲述了:纪轻轻在走投无路之际是陆励行出现给了她帮助,她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要以身相许给这个男人。

精彩节选:

“等等……”

纪轻轻的手握上了门把,闻言转身看向陆励行,见他脸色突如其来的难看,误以为是他身体不舒服,快步走到他跟前,“你怎么了?没事吧?”说着就要去按床头的呼叫按钮。

陆励行一把攥住她的手腕,阻止她按下呼叫按钮。

“我没事。”

拉扯间,纪轻轻不得不弓背低头,与陆励行面对面,近在咫尺的距离让陆励行的脸在自己瞳眸中无限放大,那股独属于男人的气息钻进她鼻腔,纪轻轻心跳蓦然加速,手心出了一层薄汗,下意识红了脸。

不得不承认,陆励行是个长得很帅的男人,鼻梁挺拔,五官立体有型,眉眼深邃如炬,或许是久居上位,发号施令惯了,轻飘飘一个眼神,就能让人面红耳赤不敢对视。

纪轻轻眨了眨眼,视线下垂,放在了攥着自己手腕的那双干净的手上。

那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手心微凉没有温度,却透着力量感。

纪轻轻猛地一把抽回被陆励行攥着的手,揉着手腕的红印。

“纪轻轻……”陆励行闭上眼,“刚才我说,你能摆正自己的身份的意思是,你是爷爷给我找的妻子,得到了爷爷的认可,那么从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陆励行的……老婆。”

——“最后一分钟。”

陆励行:“你明白了吗……老婆。”

纪轻轻以怀疑的目光看着他。

她又不傻,陆励行刚才说那话,那语气,那表情,什么意思她不清楚?

不就是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她能摆正自己的身份,不要以为嫁给他陆励行了,就能在外用陆太太的身份为所欲为吗?

怎么现在一转身又认可了自己的身份?

纪轻轻满口敷衍:“我明白。”

陆励行双眼微眯,“你既然明白,以后你怎么称呼我?”

纪轻轻硬着头皮试探:“陆先生?”

——“最后三十秒。”

陆励行眉眼一沉,“我和你现在是夫妻关系!”

“……励行?”凶什么!

——“最后二十秒。”

心脏隐约传来钝痛感,陆励行深吸口气,一字一句:“老!婆!”

哦。

明白了。

陆励行这是想让她叫他老公确定自己的占有欲?

小说里怎么说来着,陆励行对属于自己的东西有着如同变态般的占有欲。

可是这才第一面就想让自己叫他老公?

她连恋爱都没谈过,现在直接跳过晋级成了老婆?

母胎solo二十多年的纪轻轻有些抗拒,转身就想走人,没想哄着他。

可在纪轻轻转身的瞬间,陆励行再一把抓住她手腕,那力道太大,纪轻轻竟直接被他拽到了床边,甚至坐到了病床上,靠在了他怀里。

纪轻轻就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你干什么!”

病房门猝不及防被推开,一名护士端着托盘走进,“陆先生……”可下一秒看到‘亲密无间’的‘小两口’,那小护士下巴差点掉地上,脸上带着进退两难的尴尬杵在门边,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护士来了!”纪轻轻起身,极力想甩开陆励行的手。

纪轻轻对那护士说:“没事没事你进来。”

——“最后十秒。”

“纪轻轻!”

纪轻轻有外人在放不开,压低了声音,声音里尽是恨不得一口咬死他的冲动,“有人来了!有什么事待会再说行吗?”

“出去!”陆励行对那护士说。

——“最后五秒!”

心脏是锥心般的痛。

陆励行同样咬牙切齿,不达目的不罢休,“老!婆!”

纪轻轻气死了,使劲挣脱不开陆励行的手,无奈之下咬牙喊道:“老公!”

喊得病房为之一震。

“行了吧!放开我!”

陆励行放开她的手。

——“任务完成,生命值+1,当前生命值为一小时。”

心脏钝痛感消失。

陆励行往后一靠,闭目养神。

那小护士僵笑着走进病床,“陆先生陆太太……真恩爱啊。”

纪轻轻被‘老公’两个字喊的口干舌燥,又被这小护士羞得无地自容,逃似得离开病房,走廊里凉风一吹,吹散了她脸颊上的几分燥热,可心情依然不平静,胸口位置跳的厉害。

“老公?”纪轻轻嘴里试着又说了一遍。

她心跳得更厉害了。

作为一个单身了二十多年的母胎solo,老公老婆这样的词汇只在别人嘴里听到过,自己亲口说,有点刺激。

——“生命值+1,当前生命值为两小时。”

陆励行:??

“陆太太,老先生让我带您去一趟主任办公室。”将纪轻轻带来医院的西装男人迎面朝她走来。

纪轻轻一愣,五秒后才反应过来,陆太太是在称呼她。

“你是?”

“我叫秦邵。”

纪轻轻点头,朝主任办公室走去。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纪轻轻知道自己的作用,也就是给病重的陆励成冲喜,现如今人虽然醒过来了,但情况似乎不太好。

为了照顾重伤的陆励行,主任办公室与病房在同层,两三步的路的距离,办公室内陆老先生脸色严峻,气氛凝重。

“老先生,您找我?”

陆老先生见着纪轻轻来了,招手示意她坐下,将手里所有有关陆励行的资料递给她。

“是这样的,刚才我和陆老先生聊了聊陆先生的病情,陆先生车祸时伤势太重,器官衰竭,特别是心肺肾,很严重,经过一月的救治,他的身体状况很不好,医院对陆先生进行过彻底的检查与治疗,我们认为,现代医学已无法挽救陆先生的生命。”

虽然是早知道的事,但纪轻轻听着陈主任说得如此直白,心还是无端颤抖了一下。

“作为一名医生,我能给的建议是,尽量让陆先生在这最后一段时间里,没有遗憾。”

纪轻轻心咯噔一声。

“我打算让励行出院……回家。”陆老先生疲惫道。

一个月的时间里熬干了陆老先生的心血,在忐忑与不安中整夜整夜无法入眠。

落叶归根,老一辈人都有这个想法。

“老先生,我……”

“你放心,我说过的话算数,你的事情我会帮你解决,你是励行的妻子,我希望在他最后的几天时间里,你能继续陪着他。”

纪轻轻点头,“您放心,我会的。”

医生的最后诊断,几乎是给陆励行的生命下了最后通牒,陆老先生与纪轻轻听着医生交代的注意事项,脸色无比沉重。

纪轻轻对生命怀着敬畏之心,虽然她是冲着陆励行那一千亿的遗产去的,但还不至于对着一个快死的人能高兴起来。

小说中陆励行的死一笔带过,但这人活生生出现在她面前,又觉得无比惋惜。

这么帅的男人死了,太可惜了。

她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守活寡,也太可惜了。

跟着陆老先生回到病房,老先生僵硬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励行,觉得怎么样了?”

陆励行在系统的续命下,感觉还不错,给他一种比之车祸前还要健康的错觉。

陆励行微微一笑,真心宽慰道:“爷爷您放心,我没事。”

但陆老先生似乎会错了意,强忍着心中的悲痛,强颜欢笑,“那就好,那……今天下午,咱们就回家吧,好不好?”

“我听您安排。”

见陆老先生这幅忍痛的模样,共情能力强的纪轻轻也不由得备受感触,红了眼眶。

穿书之前她爸妈就重男轻女,总觉得自己这个女人一无是处,把那个真正一无是处的儿子当宝宠,宠着宠着宠废了,好吃懒做,还欠上了巨额的赌债,逼得家里卖了房子。

儿子指望不上,一家人只能指望女儿,她只能不停的打工赚钱来弥补家里那个巨大的窟窿,好几次想与家里断绝关系,却又舍不得那微乎其微的亲情。

陆老爷子这么慈爱的目光,她上辈子从未在自己家人面前见过。

她好羡慕啊。

陆励行目光瞟过陆老先生身后的纪轻轻时,眉心微皱。

哭了?

医生护士进来,将陆励行病床上的急救设备全部拆除,陆励行也终于从躺了一个月的床上挪到了轮椅上。虽然他再三确定自己不需要坐轮椅,但在众医生护士那指责他不自量力的目光中还是坐在了轮椅上。

重伤了一个月的身体恢复得太快,确实引人注意。

但他还是严肃拒绝了医院提出的用救护车送他回家的建议!

收拾好了医院的东西,纪轻轻作为陆太太,推着陆励行的轮椅离开医院,底下停车场内停着一辆奢华的劳斯莱斯,秦邵将车门拉开,将陆励行小心翼翼搀扶上车,陆老先生与纪轻轻紧随其后。

纪轻轻从没坐过这么好的车,车开得很快却没有颠簸感,内饰奢华大气,很显品味与档次。

一路上陆励行靠在后座闭目养神,老先生时不时将担忧的目光望向他,如果不是克制自己,纪轻轻担心老先生恐怕是想上来探一探陆励行的呼吸还在不在。

很快,陆家到了。

陆老先生早有交代,此刻别墅铁门大开,进入花园中间的水泥路,车直接开到了别墅门口。

阳光正好,透过车窗,纪轻轻看到了堪称是宏伟的别墅楼,庭院花园的草坪绿草茵茵,几颗参天大树盘踞在院子四周,粗壮的树干与翠绿的枝叶彰显着无限的生命力。

别墅门口眼巴巴站着几个人,翘首以盼。

车刚停下,车外的人便迫不及待拉开车门,眼中含着热泪望向陆励行。

陆励行被搀扶着下车,望着面前的中年女人,“裴姨,我回来了。”

“我的少爷,你终于回来了……”裴姨是照顾陆励行长大的女人,一个月前陆励行车祸的消息差点让她崩溃,不比陆老先生好受多少,一个月来的折磨却换来今天晴空霹雳的消息。

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少爷,照顾了一辈子的少爷,说好还要看着他娶妻生子的少爷,就要……就要走了!

裴姨强忍着眼泪不敢哭。

“好了,先让励行回房间休息。”

“对对对,先回房休息,想吃点什么喝点什么都告诉裴姨,裴姨给你做!”

一屋子人围着一个转,纪轻轻的存在就显得很多余了,犹豫并踌躇着该不该进时,陆励行转身看向了她,“过来。”

没见过纪轻轻的人都不由得一愣,但这种情况下,也没人关心纪轻轻这人为什么会在这。

她颠颠地走到陆励行身边,被太多人挤着,只能以姿态亲密的距离小心扶着他上楼。

浩浩荡荡将人送回房,那小心翼翼的模样,仿佛他陆励行就是个易碎玻璃品,裴姨扶他上床,给他盖上被子,悲痛欲绝握着他的手,一双眼睛一瞬不瞬望着他,仿佛这一眼就是最后一眼,眼眶积蓄的眼泪忍了又忍,忍了又忍,最后在陆励行的安慰中没忍住,冲出房门痛哭起来。

房间内的人,一个个脸色沉重,如丧考妣。

陆励行眉心紧拧,有种他们在参加自己葬礼的错觉。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