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腹黑大叔心尖宠

腹黑大叔心尖宠小说

腹黑大叔心尖宠

更新时间:2020-02-28
小编评语:她最幸福的事情。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腹黑大叔心尖宠图1
腹黑大叔心尖宠图2

主角是苏棠邵允尧的小说叫做《腹黑大叔心尖宠》,为你提供腹黑大叔心尖宠小说全文阅读。苏棠邵允尧小说主要讲述了:苏棠知道自己走不进邵允尧的心里,但是她不会放弃的,曾经的一切在她的心里都是一个梦,她一定要得到自己想要的。

精彩节选:

苏棠扯扯嘴角,笑容僵在唇边。

其实她懂顾颖的意思,顾颖是想说,花邵允尧的钱,她心里不自在。

果然下一秒顾颖就忍不住了,“苏棠,你还跟他在一起吗?”

她笑笑,算是默认。

“不是就两年吗?现在咱们都毕业了,他还纠缠你不放?”

“顾颖!”苏棠看看她,低声道,“你知道我家的情况。你以为邵允尧是说摆脱就能摆脱的?”

“可他明明答应过你,两年一到就给你自由。他一个大老板,有钱有地位,还跟你耍赖不成?”

“说这些干什么!”苏棠拉着她往店里走,“我再给你买个包……”

“苏棠!”

顾颖大喊一声,甩开她的手,引的商场里不少人侧目。

苏棠从这份表情里读出四个字:怒其不争。

忽然一阵酸涩顶上喉咙。

苏棠勉强笑笑,“顾颖,你是不是觉得我挺脏的,还很贱?”

顾颖不说话,把头扭向一边。

“但你不是我,你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她对顾颖说,“你能拥有平凡的幸福,可我光是活着,就得拼尽全力。”

“你也可以有幸福啊!”顾颖不服,“陆辰时对你那么好,他到现在还在等你!可你不要他!”

“别说了!”苏棠心口一疼。

陆辰时三个字,真的会让她心疼。

她没了逛街的心情,把大包小包往顾颖手里一塞,“今天算是祝贺你了,我们改天再聚。”

“我不要,都退了吧。”

“顾颖……”

“都拿走!”

顾颖狠狠一甩,东西哗啦啦散落一地。苏棠站在那一堆奢侈品中间,活像个笑话。

她全身血液轰的涌到头顶,脾气一上来,也冲顾颖嚷道:“没错,不是邵允尧不放我,是我离不开他,行了吧?两年了,我已经过惯这种日子,回不去了!我就是爱邵允尧的钱,就是下贱就是拜金,行了吧!”

“你……”顾颖睁大眼睛瞪着她,一字一顿,“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我能理解你这两年被迫跟他在一起,但我不能谅解你至今还离不开他。何况陆辰时还那么爱你!苏棠,你自甘堕落,真让人看不起!”

苏棠怔在原地,看着她背影消失在视线中。

她慢慢蹲下,双手环抱着自己,连掉眼泪都竭力隐忍。

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陪她的只有酒,和那张肿瘤诊断单。

妈妈来过几次电话,无一例外都是要钱,想让她从邵允尧那里再多捞点什么出来。

然而邵允尧没来过。

这两年一直如此,邵允尧来过一次之后就会消失一段时间,她心知肚明,自己在他心中,也不过是个消遣的角色。

有时候想起陆辰时,那是她生命里唯一一个,想到就会笑的男人。

只是现在,她再也没有资格站在他身边了。

一周后苏棠接到一通电话,那头支支吾吾半天。正当苏棠没耐心要挂掉时,那头忽然问:

“苏小姐吗?我是顾颖的同事,她现在进了医院,您能否来一下?”

苏棠心里咯噔一声,自从上次在商场里闹掰,她还没跟顾颖主动联系过。

以为就要失去这个朋友了,没想到她竟然进了医院?

她来不及多想,直接穿上外套往医院跑。

顾颖住在外科病房,受的都是皮外伤,不算太严重,但受到不小的惊吓。

听说这一个星期她在新公司过的不安稳,去的第一天就被老板刁难,各种鸡蛋里面挑骨头,还把安装广告牌这种活儿交给她一个女孩子。

顾颖就是在安户外广告牌的时候被砸伤的。所幸那天风不大,牌子也轻,她只是额头和肩膀有不同程度的擦伤。

苏棠慢慢走过去,顾颖见了她先是一愣,后又刻意避开她的目光,低着头轻声说了一句:“苏棠,那天……对不起。”

苏棠一怔。

“我跟你道歉。”顾颖态度卑微,“我不该那么说你,是我口不择言。求你原谅我好吗?”

苏棠有些不解,安慰顾颖几句便离开了。一切好像又回到从前,可一切又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晚上邵允尧来,进门之后依然是直奔主题。

事后苏棠有些倦乏,懒在床上不想动,只用被单裹住身体。

邵允尧从浴室出来,坐到她身边,一下一下抚摸她的秀发。这是他惯常的动作,这份温柔宠溺中却也带着几分威严,像海绵里的一根针。

只要苏棠小心应对,不扎到这根针,就不会有危险。

邵允尧冲她笑笑,声线低沉,像是自言自语。“没想到,这么快就两年了。”

苏棠心跳不由自主的加速。

“就没想过离开我?”

苏棠慢慢坐起来,装作很温顺的样子。“没有。”

“不要自由了吗?”邵允尧勾唇,起身去倒了杯酒,拿在手里晃。

暗红色液体在水晶杯里散发着光泽,好似魔鬼的眼瞳。

“苏棠,你就真这么甘心,把青春浪费在我这个老人家身上?”

苏棠发怔。

邵允尧比她大了十三岁,今年三十五,是江州城里有名的钻石级单身汉。但保养得当,看起来也就不到三十的样子。

他也从来不服老,无论是工作还是床上,他都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以老人家自居。

苏棠低声恭维,“你一点也不老,而且我也不算浪费青春。我知道,我们家这笔债今生恐怕是还不上了,毕竟欠的不只有钱,还有人命。所以就算你把我绑在身边一辈子,我也认了。”

“真心话?”

邵允尧缓缓走来,抬起她下巴。

她不是那种倾城倾国的美艳,但这张干净秀气的脸,总是叫他欲罢不能。她跟他的时候也是干净的,他便主观的认为,这样的女孩从里到外,就该只属于他一个。

所以那天听到陆辰时的名字,他整整别扭了一个星期,心头像扎了根刺。

“苏棠,”他轻柔的笑,“你跟我在一起时,真没想过别人?”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