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邪君暴宠:特工狂妃不好惹

邪君暴宠:特工狂妃不好惹小说

邪君暴宠:特工狂妃不好惹

更新时间:2020-03-25
小编评语:陌生的山崖上。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邪君暴宠:特工狂妃不好惹图1
邪君暴宠:特工狂妃不好惹图2

书名是《邪君暴宠:特工狂妃不好惹》的小说是讲述沐九歌君尘渊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邪君暴宠特工狂妃不好惹小说全集在线阅读。沐九歌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其实内心是非常迷茫的,因为她被别人设计陷害,到了一个陌生的山崖上。

精彩节选:

“嗷呜~”狼嚎刺激神经,沐九歌再次感觉心闷,微眯着眼眸,看见黑夜下那一双双亮起的眸子,沐九歌心跳咯噔了一下,倏然睁开眼眸。

遭了!是狼群!

脑海中的最后一幕是自己完成任务离开时,被货车撞上的画面。

狼群从黑暗中一步步走出朝自己而来。

沐九歌紧咬牙艰难坐起,心口一阵疼痛袭来,脑袋也是一阵阵的晕眩和疼痛。

无力站起,只能坐在地上一点点往后挪,全身感官都好像在沉睡一般。

狼群后出现的一只体魄硕大的狼站在狼群最前,它的眸中比其他狼都狠厉,沐九歌心中吐槽,这居然还碰上狼王在了?

一旁树上,男子扫了一眼狼王,深邃的眼眸不动声色看着树下女子被狼群包围。

“嗯哼!”

沐九歌一直往后退,后背撞上树停下,闷哼了一声。

该死!身体怎么这么虚弱?二十一世纪特工队的王牌特工,完成再艰难的任务后都没有如此虚弱过。

低头视线落在自己的衣裳上,她的紧身衣呢?这衣裳……难道穿越了?

且不说这衣裳是有些值钱,可哪值她那身几万特制的紧身衣,我去,亏大了!

沐九歌一阵心疼自己的钱财。

狼群将自己包围,沐九歌伸手靠着身后的树一点点站起,冷眸看着面前的狼群,脸上没有害怕和退缩。

沐九歌回神,看着狼群,察觉到除了狼群的杀气外,还有另一种戾气存在,她是特工,对周围存在的人事物都特别敏感。

那是一种无形给人的一种迫压感,沐九歌随着直觉在周围寻找这种感觉的源头,视线落在狼群后的一颗树上,模糊看见一个身影。

是谁?

“嗷呜~”

狼王嚎叫一声后腾起扑过来,沐九歌愕然回神,眉头蹙起,迅速跑开躲避。

不管是谁,即便是杀她的也好,看戏的也罢,她如今无暇顾及,

感觉身体的负荷,沐九歌低咒,该死,要是在这之前,以她的身手,这狼群根本不是什么难题,如今身体虚弱不已。

沐九歌眼角有凛冽的寒光,如匕首一般眼波流转,黑如深潭,不知其想。

一旁树上的男子本意出现,沐九歌方才利落避开狼王他尽收眼底,深邃的眼眸多了一份冷厉。

“嗷呜~”

没有得逞,狼王仰头狼嚎,像是在宣誓要报失威风之仇。

对上狼王的眼神,沐九歌冷嘲,淡定自若取下头上的簪子,这狼王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身上除了这个簪子便没有其余利器,但对她来说,这个簪子就已经足够了!

狼王再次扑来,沐九歌没有躲避后退,正面迎上,狼王见她如此,眸中露出诧异。

狼王露出尖锐的爪子扑下那一刻,沐九歌跑向它,身子完美往后仰一手顶住狼王的下巴,手起手落没有一丝犹豫。

“嗷呜~”狼王的脖子被簪子刺入,痛苦狼嚎。

荒山野岭皆是沐九歌的一声长吟。

沐九歌咬牙使劲全身的力气紧紧握住簪子,身子后仰向狼王后滑去,手中的簪子从狼脖一路到了狼肚。

沐九歌滚落在地,狼王被开膛破肚倒在地上“嗷嗷”直叫。

狼王的惨状惊吓狼群,狼群向后退了几步,惧怕的眼神看着沐九歌。

男子看着不远处滚落在地上艰难爬起的女子,紧了紧手中的长剑。

沐九歌眸中皆是成功的欣喜,眼神中的杀气不减,嘴角上扬着嗜血的笑容,巴掌大的小脸竟然如此傲气。

十六岁只是一个刚成年的女子,竟只用一支簪子便将狼王开膛破肚!

沐九歌伸手用袖子擦了擦脸上温热的血,急促的呼吸胸脯一起一落,紧握手中有些弯曲的簪子,脸上露嗜血的笑容。

好久没有这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只可惜身体虚弱,没能好受一些,喉咙一阵干涩艰难咽了咽,咬牙集中记忆力,一时半会儿,狼群不会轻易撤退的。

“嗷呜~”

狼群看着狼王被杀,皆是一声声狼嚎,随后露出锋利的狼牙看着沐九歌,十几头狼一步步走向沐九歌,将沐九歌围在了中间。

沐九歌看向那树上的黑影顿了顿,那黑影是看戏的?

“嗷呜~”一头狼叫了一声,似乎叫上其他狼一并发起进攻,十几头狼扑向沐九歌。

四面八方都是狼,沐九歌后仰避开面前的狼扑,滚落在地上,手中的簪子刺入了一头狼的心口。

一张张狼口在前,沐九歌拾起一旁的石头,抬手用力扔进面前的狼口之中,那一头狼喉咙一下被石头哽咽倒下。

伸手那一瞬间,沐九歌的手被另一头狼口咬中,整个人被狼咬着拖行。

“嗯!”

沐九歌痛哼,该死,见一旁树上的身影并无动作,难道……老天就是让自己穿越过来被狼群活活咬死,让她再经历一次死亡吗?

见她处于下风,狼群兴奋的嚎叫,似乎在给作战的狼欢贺。

“嗷呜~”

沐九歌双手被咬住,身体虚弱无力,本以为自己就要再次经历死亡之际,咬住自己的那两头狼一头接着一头倒下。

狼倒下,一袭黑衣的男子出现在眼前,他戴着面具,看不清他的模样,视线落在他腰间露出一角的玉佩,沐九歌顿时眼眸都快亮起来了。

虽然夜下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以她神偷多年,模糊看这一角都看得出是价值千万的!可比那些出棺几百年的玉值钱。

这要是拿到手,我沐九歌就发财了呀!

一下子暴露财迷本色,沐九歌心中激动,对上他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他的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他的出现,方才攻击着她的几匹狼向后退了一步,似乎被他震慑住了,他冰冷的两字似乎刺动了她的心跳。

“无用!”

面具男子说罢从腰间取下一把匕首“嗖”扔在沐九歌的身旁,直到匕首插入了身旁地上几寸,他都不曾眨一下眼。

无用?沐九歌感觉莫名被羞辱,冷哼一声伸手将匕首从干枯的地上拔起,瞄了一眼他腰间露出一角的玉佩,嘴角上扬一抹诡计,看向面具男子坚定回道。

“并不,看戏看够了,该给钱了!”

沐九歌与男子背对而站,戒备看着狼群。

听她坚定说出那两个字,而后竟还有心情问看戏的费用,面具下,男子嘴角上扬,深邃的眸色让人无法猜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