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

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小说

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

更新时间:2020-03-26
小编评语:完全陌生的世界。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图1
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图2

书名是《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的小说是讲述秦偃月东方璃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小说全集在线阅读。秦偃月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一个医学界天才,只是没 想到的是,自己竟然穿越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精彩节选:

“你们去端一盆冰水来,要带冰渣的那种。”秦偃月冷声吩咐,“将他泼醒。”

“不,不行的。”领头婆子见她将壮硕汉子支出去,吓得脸都白了,“王妃娘娘,只有咱们两个女人在这里是不行的。”

“这个人,这个人很可怕的。”

“我们两个女人,是控制不了他的。要是他突然醒来,见到咱们两个,咱们......咱们......怕是会出大事的。”

秦偃月心底一紧。

她的直觉是对的。

这个老懒,怕是那种见到女人就动歪心思的无赖之人。

秦偃月攥紧了手,心底,涌起一股怒气。

厨房里的人,欺人太甚了!

他们明知道这个老头是个看到女人就出事的危险人物,还特意让翡翠单独过来,是摆明了要将她推向火坑里。

“你们先把他绑起来扔到雪地里醒酒,绑结实点。”秦偃月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

希望翡翠还在这间屋子里,希望还没出事。

鸽子房能藏人的地方不多,想找人并不困难。

她的目光落到土炕上。

土炕上的被子黑漆漆的,像从来没清洗过一般,在微弱的灯笼光芒下泛着油光,令人作呕。

被子下面,似乎有动静。

她忍着恶心,将被子掀开。

被子下的人,正是翡翠。

翡翠嘴里被塞了破布,双手双脚被绑住,长时间被脏臭的被子盖住头,她呼吸不畅,意识模糊,两眼翻白。

“翡翠。”秦偃月忙将她口中的破布拿出来,又用刀子将绳子割开。

她帮她顺了顺气,又掐着她的人中。

好一会之后,翡翠终于缓过来。

她盯着黑漆漆脏兮兮的房间愣了一会,感觉到有人在用力拍她的脸。

“娘娘......”她回过神来,看到秦偃月之后,终于痛哭出声,“对不起,对不起,我又搞砸了。”

秦偃月皱着眉,她轻轻地拍打着翡翠的后背,“没事的,没事。”

“来,告诉我,那个老头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你有没有受伤?不要害怕,要告诉我,我会帮你。”

她的声音极轻柔,胳膊轻轻揽住翡翠,给予她温暖和勇气。

翡翠脸色惨白,她摇了摇头,低头啜泣,“我不知道。”

“不知道?”秦偃月挑眉,手指搭在她的手腕上。

“嗯,我来到鸽子房,喊了好久也没有人回应。我以为没人,想等会再来一趟。”翡翠说着,双目惊恐。

她不停地颤抖。

秦偃月抱紧她,她才镇定了一些。

“我想离开的时候,一个脏老头窜出来把我抱住,他力气好大,我根本挣脱不开,他把我拽到里屋里,我死命挣扎喊叫,他就把我打晕了。”

翡翠抽噎着说,“等我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手脚也被绑住了,我被那股臭味熏得难受,开始还想着挣脱,后来力气越来越小,意识也不清楚,再后来娘娘您就来了。”

“娘娘,我......我。”翡翠紧咬着嘴唇,低头,泣不成声。

“别怕,你是清白的。”秦偃月给她把过脉之后,松了一口气。

翡翠脉象正常,不像是受到侵犯的。

她思维清晰,说话有条理,应该是那老头还来得及施暴。

秦偃月低头看着一旁吃剩的骨头,以及散落在一旁的盘子,食盒等。

想来是那老头酒瘾上头,看到食盒里的好菜控制不住,想先美餐一顿,等酒足饭饱后再对翡翠施暴。

他酒劲上头醉倒之后,她又赶了过来。

不幸中的万幸。

“真的吗?”翡翠本以为自己清白不保,听到这话,抬起泪眼,“娘娘,是真的吗?”

“是真的,是真的。”领头婆子接过话来,“翡翠姑娘,你要是清白不保,肯定不是现在这种样子,你福大命大,逃过一劫。”

秦偃月见翡翠无事,紧绷的心也放松下来。

她站起来,与领头婆子面对面。

“你应该早就知道养鸽子的老懒是嗜酒危险之徒吧?”

领头婆子低下头,“是。”

“既然知道,为何让翡翠单独来?”秦偃月声音冰冷,“你安的什么心?”

“你可知道,清白对一个姑娘来说意味着什么?”

“王妃娘娘,不是我。”领头婆子叹了口气,也不敢再隐瞒,“是苏大家的。”

“苏大家的?”秦偃月将翡翠扶起来,“她是谁?为什么要针对我?”

“这个......”领头婆子有些难言之隐。

“说!”

“是,娘娘,我说了,您可别恼。”领头婆子道,“苏大家的男人在苏府当差,娘娘您也知道,苏家姑娘跟王爷是闻京城的金童玉女,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苏姑娘会嫁入王府。苏大家的总是嚷嚷着,等苏姑娘嫁过来,她就能享荣华富贵什么的。”

“后来,七王爷娶了您,苏大家的美梦泡汤,一直对您怀恨在心。她家里有些背景,我们也不敢惹她。”

“原来是这样。”秦偃月身上散发出冰冷的气势。

这股气势,比这寒夜还要寒上几分。

领头婆子被这气势吓了一跳,滴水成冰的季节,她的后背却渗出不少冷汗,冷汗浸透了棉衣,贴在身上,难受至极。

秦偃月看着她脸色苍白的模样,说道,“你不必害怕,我这个人恩怨分明。人敬我一分,我回敬三分,人伤我一分,我伤人十分,你与此事无关,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当然,你要是也觉得我们主仆是软柿子,想任意捏搓,那你也可以试试。”

“翡翠,能走路吗?”

翡翠点点头。

秦偃月将她带出门去。

翡翠看到老懒,条件反射般地发抖。

“这个人一直这样?”秦偃月问向领头婆子。

“是。”领头婆子说,“他嗜酒如命,喝了酒就对女人两眼放光施暴。偏偏他力道极大,普通人挣脱不开,王府里的女眷都躲着。”

“他这种德性,为什么还能留在王府里?”秦偃月问。

“听说是他对王爷有恩。”领头婆子道。

“呵。”秦偃月抬眼看着厨房里的两个壮硕汉子,“两位大哥,请连夜将他送到净身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