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别在本宫坟前哭

重生之别在本宫坟前哭小说

重生之别在本宫坟前哭

更新时间:2020-03-26
小编评语:给算计陷害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重生之别在本宫坟前哭图1
重生之别在本宫坟前哭图2

书名是《重生之别在本宫坟前哭》的小说是讲述顾伊诺墨玉麟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重生之别在本宫坟前哭小说全集在线阅读。顾伊诺之前是顾家唯一的嫡女,自己一直以为生活在一个很好的家庭,可是后来却被人给算计陷害了。

精彩节选:

本是寂静的时辰,这一嗓子一嗓子的喊叫声,委实有些许渗人。没过多久,永定门外便围了许多百姓。

守门的侍卫吓的直冒冷汗,其中一人看了下其他同僚,转身跑进内宫。

“求皇上做主啊……顾相一生光明磊落,为国为民,如何会做通敌之事啊……”

见那侍卫进去禀报,顾伊诺才松了口气,还以为这些侍卫真的要让她就这么喊上一个时辰呢。

正是早朝之际,刘原正坐着自家高抬大轿闭目养神,突然听到顾伊诺的声音,瞬间坐直了身子。

他撩开一缕轿帘,看清楚那个素色背影后,脸色瞬间铁青:“孽种!果然不是个安分的!”

轿夫快走几步,刘原几乎顾不上轿子落稳,就从里面钻了出来,直奔顾伊诺而去:“孽女!你在干什么,莫不是想把咱家都给害死才开心。快滚回家去!”

“父亲怕什么?若我不能证实外公清白,皇上怪罪,也只会怪罪我一人,与你刘家有何干系。”看着刘原气愤的脸,顾伊诺勾唇冷笑:“大义灭亲之事,父亲可是炉火纯青呢。”

“混账东西!”

刘原气的双目冒火,抬手就要给她一个耳光,可巴掌只是高高扬起,便停在半空中。

眼下是在皇宫门外,周围又围了众多百姓,他这一耳光若是落下去,日后被有心人抓住,可会很麻烦的:“来啊,送小姐回家。”

刘家的家丁互相对视一眼,飞快来到顾伊诺身边,抬手扣住她的肩膀,强行拖着她起身。

“宫门前,父亲这般放肆,难道就不怕皇上怪罪吗。”她奋力挣扎着,高声呵斥道。

她好不容易死里逃生,若真被拖回家了,只怕连今晚的月亮都看不到,更别提想要在见皇上,替外公伸冤之事了。

“刘尚书好大的气势啊。”

就在她无力挣脱之时,墨玉麟一身蟒袍,踩着同色金丝软靴缓缓走来。那张阴柔的脸,面无表情的扫了眼顾伊诺:“顾小姐为救外公,勇闯皇宫,孝心可嘉,刘尚书作甚要阻拦。”

“微臣见过六王爷。”

刘原暗道不好,这墨玉麟平日最不爱管闲事,如今怎的为这孽种说话。

可面上却还要恭恭敬敬的下跪行礼:“王爷有所不知,小女对罪臣顾相感情极深,可顾相通敌卖国之事,已然证据确凿。臣怎能允她去朝堂之上放肆,扰皇上烦心。”

“既然证据确凿,便让她挣扎一番,也好死了这条心。”墨玉麟居高临下的瞥了眼刘原,冲顾伊诺勾了勾手指:“小东西,还不过来?”

小东西……

顾伊诺嘴角不着痕迹的抽了抽,只觉得越发看不懂这个六王爷了。只是眼下,她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顺从的躲到他身边。

“念在你一片孝心,本王便带你入宫,可好?”

墨玉麟勾着她的下颚,性感的薄唇微挑,一双桃花眼灼灼的盯着她的眸子。

有王爷引路,刘原就算想阻拦,也无济于事,只能忐忑的跟在他们身后。入了宫门,墨玉麟便停在原地:“本王带你入宫,你没有什么要对本王说的?”

“臣女多谢王爷出手相助,日后定当全心全意为王爷效犬马之劳。”顾伊诺微愣,随即行礼道。

“这本就是你欠本王的,不如叫声好听的实际。”

墨玉麟眉眼微眯,修长的手指抚摸着下颚:“本王年长你几岁,唤声哥哥也不为过。”

顾伊诺:“……”

她是出现幻觉了吗?

雷厉风行,杀伐果决的六王爷,让她喊哥哥?

“怎么?不愿意?”墨玉麟沉声道。

“王爷身份尊贵,臣女乃罪臣之后,不敢放肆。”顾伊诺垂下眼帘,盯着脚下整洁的大理石低声道。

“倘若本王现在赶你出宫,想必刘尚书会很感谢本王。”墨玉麟双眼微眯,直勾勾的盯着她。

“……”

“哥……哥哥。”

好半晌后,顾伊诺闭上眼睛深吸口气,朱唇轻启柔声唤道。

声音未落,她脑海里莫名的响起了一道稚嫩的声音‘玉哥哥,玉哥哥不要走……’,那悲切无助的感觉,让她瞬间就红了眼睛。

“走吧。”墨玉麟满意的点点头,转身朝金銮殿走去。

她连忙回神,摇了摇头,甩掉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快步追了上去。

金銮殿内。

皇帝高坐在龙椅上,俯视跪在殿下正中央的顾伊诺:“顾相的外孙女,胆子可不小啊。”

“皇上息怒。”

没等顾伊诺开口,刘原便急忙走了出来,下跪叩首:“臣教女无方,看管不严,才让这孽障偷跑了出来,惊扰了皇上。”

“皇上明鉴,臣女正是一心为皇上着想,才豁出命来斗胆行此事的。”顾伊诺看了刘原一眼后,不卑不亢的扬声说道。

“为了朕着想?”

皇帝嗤笑,一双眼睛玩味的打量着她:“胆子不小,口气也不小。朕这满朝文武百官,都不能替朕分忧了,需要你一个小小女子为朕着想?”

“诸位大人自然是能替皇上分忧解难的,只是诸位大人身处朝堂,牵一发而动全身,有些话、有些事,不得不三思而后行。”

她深吸口气,继续道:“可有些事情却是迟不得半分,臣女莽撞,也正因如此,才敢说人不敢说的话。”

“你这兜兜转转一大圈,无外乎为顾相求情,又何来替朕着想之说?”皇帝端起杯盏,抿了口茶水:“你若解释不清楚,朕可是要治你个大不敬的罪,其罪当诛。”

“臣女冒死前来,的确是为救顾相,可臣女要救顾相,便是为了皇上不留个昏君的骂名!”

“放肆!”

皇帝身侧的公公便厉声呵斥道。

“福公公,父皇还没说话,你着什么急。”一直沉默的墨玉麟,突然抬头看向福公公。

冷冷清清的声音,却让福公公没由来的打了个冷战。

“无妨。”皇帝淡淡的开口,只是声音低沉了许多,金銮殿内的气氛像是凝固了一般:“让她说。若是说出来个所以然,朕不但不怪她,还要嘉奖她。若是说不出来,即刻拖出午门斩首。”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