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农家春色晚

农家春色晚

农家春色晚

更新时间:2020-04-04
小编评语:一穷二白的境况。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农家春色晚1
农家春色晚2

书名是《农家春色晚》的小说是讲述宋盼娣的故事,为你提供农家春色晚小说全集在线阅读。宋盼娣本来是一直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女大学生,但是却莫名其妙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纪,还成为了一个农家女,家里也是一穷二白的境况。

精彩节选:

瞧着这米饼,宋盼娣眼睛有点发涩,有了前身的记忆,她晓得这个米饼得来的并不容易,平日里那周氏是不会让姐妹二人上桌的,就连偷吃的机会都不给她们,给她们点东西让她们做饭,那是恨不得碗里几粒米都给数清楚,给多少东西能做多少饭,那周氏在这方面可是精明的紧。

姐妹二人平日里不过就是吃点她们吃剩下的残羹剩饭,想来这个米饼,定是三妮自己没吃偷偷省下来的。

宋盼娣把米饼掰成两半,一半递给妹妹,示意她吃下。

“三妮啊,姐不饿,你还小,正在长身子,可不能饿坏了。”说罢还摸了摸小丫头的头。

三妮张了张嘴还想说啥,终究是眼圈一红,接过了饼子,她确实是没吃上饭。

三妮刚咬下一口饼子,还来不及吞咽,那摇摇欲坠的房门就被“砰――”的一脚踹开。

周氏骂骂咧咧地闯了进来,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夺过宋三妮手里那半块糠米饼子,扬起手来对着宋三妮的脸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好啊!你这个死了娘的臭丫头,长本事了啊,敢去偷东西吃,要不是我出来上茅房,听见你们在这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干什么,我还真发现不了呢!小小年纪就做这偷鸡摸狗的龌蹉事。”

三十多岁的妇人,颌骨高,眼睛小,长得一副刻薄相,穿着一身粗布的衣服,头上居然还戴着一个发黄了的白绢花,样子要多奇怪有多奇怪,薄薄的嘴唇开开合合个不停,隐约还能看到吐沫星子在飞溅。

宋盼娣看着宋三妮那张因为极度惊恐而惨白着的小脸,心里是说不出的心疼,丝丝寒意渗入眼底,她抿了抿唇毫不避讳地瞪了一眼周氏。

周氏却像宋盼娣是个死人一样,一点都没有关注她的意思,自然错过了这一幕。

宋三妮捂着肿得老高的半边脸,夹杂着哭腔含糊不清道:“呜呜――娘,我没有啊,我真的没有偷东西啊,我只是把我自己那份晚饭省下来,想留着这个饼给姐姐吃,姐姐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周氏可听不进去这些,一边使劲拧着三妮的胳膊,一边破口大骂。

“我呸,下了饭桌还想留东西吃,你这就是偷!你不提我倒还忘了,你那病秧子姐,真当自己是大家闺秀了,打两下就下不来床,给我装死不干活,我告诉你,这个家里可不养闲人,一天没给我干活,我没打她已经是网开一面了,还想吃东西?做梦吧。宋盼娣!明天要是再不给我干活,我就弄死你这个贱蹄子!”

周氏的怒火并没有因为打了宋三妮一顿就消失了,话锋一转,又把气撒在了宋盼娣身上。

“死丫头,听到没有!”

宋盼娣佯作顺从点了点头,实则心里把那周氏骂了一万遍。那个恶毒的周氏,现在就耀武扬威着吧,等她身体好一点了,看她怎么好好“回报”周氏。

周氏看着宋盼娣那畏畏缩缩的样子心里就一阵得意,看样子,她把这个家拿捏的很好,这些贱蹄子都老老实实听她的,胆敢忤逆她就通通给发卖了赚银钱。

骂了这一会儿还不够,接着周氏又颐气指使地指着宋盼娣的鼻子,厌恶道:“明天早上给我割猪草去,要是把我的猪给饿着了,我让你三天都吃不上饭,别想着给我装死,想死也给老娘死外面去。”

说罢,也是嫌弃这柴房的狭小,周氏冷冷地哼了一声就离开了。

不待周氏回到房里,宋盼娣就蹒跚着下了床,关好房门之后,这才悄悄的去安慰宋三妮。

“三妮,疼不疼?来,姐姐给你揉一揉。”

三妮还在小声的抽泣着,小小的肩膀一耸一耸的,明明已是泣不成声,却还倔强的不想让姐姐担心。

“不疼,一点都不疼,我只是爱哭,姐姐,没事,三妮从小就挨打,习惯了…你身体还没好,你别担心我。”

瘦瘦弱弱的孩子,明明都已经七八岁了,却因为营养不良而像个四五岁的小孩子,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年纪虽小却很懂事。

宋盼娣蹲在地上,环抱着蜷缩在角落里的三妮,头轻轻的贴着她的头,呢喃道:“傻孩子,姐姐以后不会让你再平白的受委屈了,姐姐跟你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宋三妮以为是姐姐想安慰她,听了这话也没有多想什么,就点了点头。

擦干净小丫头眼角的泪痕,宋盼娣柔着声音,说:“三妮,刚刚是不是没吃到饼子?虽然姐姐的也被抢走了,但是姐姐有办法让你不饿肚子。”

小丫头本来听到宋盼娣提那半块没吃到嘴的饼子还有些委屈巴巴,毕竟被白打了一顿,最终也没吃上东西,还连累姐姐和她一起挨骂。一下子听到能不饿肚子,大眼睛里一下子泛起了亮光。

“真的!”

“当然了,姐姐几时骗过你。”

“好呀好呀,那我跟着姐姐,跟着姐姐不饿肚子,嘻嘻…”

小丫头好哄的很,仿佛一下子忘记了刚刚所有的不快与疼痛,开心得蹦蹦跳跳的。

……

推开摇摇欲坠的房门,再小心关好,天色还亮着,宋盼娣就领着三妮悄悄走到了院子里,顺带着打量起四周。

四四方方的院子,北边是用碎石头围着一圈作为简易的栅栏,正中间用一排竹子砍整齐做成的大门,南边是两间主屋,一间是堂屋一间是宋爹、后娘和他们那宝贝儿子宋金宝住的卧房,西边呢是柴房,也就是她们两姐妹住的地方,对着的东边则是鸡棚和猪圈,家里最值钱的物件,西南角是厨房,说是厨房,也不过是一个灶台加一个草棚子糊弄成的。

这是分家之后弄的房子,比不上记忆里分家前几代人一起住的大房子,但是已经算是不错了。

宋爹还算个壮年,除了农忙时期,得了空还能在镇子上做做工,按理这日子在这村子里该是不错的了,偏偏养的女儿都像是逃难来的一样,要怪也是怪那后娘周氏,总在宋爹那吹风,说什么丫头早晚要嫁出去,都是赔钱货,现在对丫头们好那将来也是血本无归,本来宋爹就不喜欢女孩,这么一来就更讨厌云氏生的那几个女孩了,非打即骂。且还越发溺爱周氏生的那个宝贝儿子。

对于这么个处境,宋盼娣当然是想越早逃出去越好,只是这一时半会儿的,她们姐妹二人没田没房的,不得不待委屈在这个家里,一切还得从长计议。

眼下天色还不晚,宋盼娣记得后山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她决定带着妹妹去看一看,在这个家里吃饱都成问题,她不得不想到山上去碰碰运气,解决一下温饱问题,顺便探探看山上的资源怎么样。

宋盼娣在的村子叫青山村,就是因为山多才得了这么个名字,这后山是离村子最近的一座山了,村里人割猪草,挖野菜都是来这里,而且平日里猎户们也经常上去打猎,没听说过有什么大的猛兽,只有些小动物,倒还算安全。

宋三妮天生是个活泼的,在这个纯真的年纪里,除了怕大人,别的还没怕过呢。因此,姐妹二人这会儿在山上走着,却也不害怕。

宋盼娣穿越前的姥姥家就在乡下,每年寒暑假她都会过去玩,因此认识一些农作物,野菜什么的也不稀奇,姥爷还是个有名的老中医,她虽然不是学医的,但是耳濡目染下,一些常见的药草倒也熟悉。

上了这山里,宋盼娣才算明白,什么叫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了,山里遍地都是宝啊!猛一看这遍地都是草,可细看这些草有些可以食用,有些可以做药用,只要你能认得出来。

宋盼娣乐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乖乖,这么多野菜和草药,怎么的也不会饿肚子啊,真不知道有的户庄人家为啥那么穷的。

其实也不怪村里人笨,穷山沟里,大部分人都是大字不识一个,哪里认得什么草药和可以食用的植物啊,光是野菜也不过只知道祖辈常吃的那几种。

进了这后山,像是鱼儿进了水,以往宋三妮来这山里不是拾柴就是割猪草,挖野菜的,这次和姐姐一起难得不用做活,兴奋的扑着蝴蝶,自己玩的不亦乐乎的,小孩子的脾性展露无遗。

而宋盼娣则是寻了块开阔的草地,左拔拔,右扒扒,把身前一小片空地扒拉了个遍,还真让她找到了不少好东西。

马铃薯,俗名又叫土豆,怕干还怕涝,还不耐高温,故而在这青山绿水的环境里长得格外好。

宋盼娣一眼就看到了它,看到它就想起了很多与土豆有关的美食,馋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但是眼下也没有做饭的工具,也不敢拿回家做成好吃的,宋盼娣只好简单的做个烤土豆,先喂饱她们姐妹二人的肚子再说。

把一旁疯跑的小丫头招呼过来,一齐用手刨出来几颗硕大的土豆,接着宋盼娣用提前备好的火石生起了火,把土豆埋进去,用小火烤着。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