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摄政王妃有点狠by桑葚酒

摄政王妃有点狠by桑葚酒

摄政王妃有点狠by桑葚酒

更新时间:2020-05-13
小编评语:放弃了自己。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摄政王妃有点狠by桑葚酒1
摄政王妃有点狠by桑葚酒2

书名是《摄政王妃有点狠》的小说是讲述顾衣的故事,为你提供摄政王妃有点狠小说全文章节阅读。顾衣当年为了自己的心爱的男人,整整谋划了七年的时间,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最后却因为别人放弃了自己。

精彩节选:

众人皆知,顾家的四小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却未曾见过她真正的模样,如今见着顾衣,更多的是看热闹的心态!

顾衣见顾南晴话中带刺,眉头微微的皱了皱,她竟不知是哪里得罪了这位顾家大小姐了。

当下也愿与顾南晴起争执,便停住了脚步与顾南晴客套道:“大姐姐今日怎么也得空看戏吗?”

顾衣发誓,她只是随口与顾南晴客套的话,却没想到她话说完之后顾南晴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如同踩着尾巴的猫一般瞬间就要炸了,她身后的粉衣少女怯怯的拉了顾南晴一下,不知在顾南晴的耳边说了什么。

那少女一直跟在顾南晴后面默不作声,在顾南晴的光芒之下,少女不起眼的可怜。却没想到,她一番话将原本炸毛的顾南晴拉住。

顾南晴恶狠狠的瞪了顾衣一眼道:“顾衣你得意什么!你那些龌龊算计当我不知道么,总有一天我会讨要回来的!”

说着,扬了扬下巴给顾衣立下宣战誓言之后便到了梨春园对面的酒楼中。

被顾南晴的这一出闹的顾衣一脸茫然,就在顾衣错愕的时候那拉住顾南晴的粉衣少女落在了最后,匆匆的跟顾衣说了声:“四姐姐,我先走了……”

四姐姐……顾衣脑海中灵光一闪,方才想起那少女是谁。原本错愕的脸上,勾起了一抹冷笑。

顾雪,顾家的五小姐,二房庶出的女儿,也是顾家的女儿中,最不起眼的一个。

二叔顾至齐生性风流,外面有红颜知己无数,但是二房的张氏却是个顶厉害的人物,纵然顾至齐在外面欠下无数风流债,但是进了顾家的,只有一人而已。

那就是张氏的丫鬟赵氏。

赵氏生性貌美但是却懦弱,是张氏陪嫁到顾家的丫鬟,深得张氏的信任,不仅被顾至齐收为了通房丫鬟且被允许生下了一个女儿——顾雪后抬为了姨娘。

顾雪不似她娘,从小就是个心机深的。跟着顾南晴身边伏低做小,说是顾家的五小姐,但在外人看来却是顾南晴身边的丫鬟一般,不起眼,且卑微懦弱。

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人,在数年之后,她替代了顾南晴嫁给了宁安候府,而顾南晴,却被许到了番邦和亲落得个客死他乡的下场……

“听说前些时日大小姐为着三小姐入族谱的事到族长那边闹了一场被二爷禁足在了家中,该不会……她将这笔债记在了小姐的头上吧。”等着顾南晴走之后,坠儿小声说道。

听了坠儿的话,再联想到顾南晴的表现,估计坠儿的猜测十之有八九……真是愚蠢啊,空有美貌,难怪前世被顾南月算计的沦落到那般凄惨的下场呢。

如今在外合称之为顾家双姝的是顾南月与她,顾南月才是她最大的敌人,却在别人的挑拨之下,将矛头对向了她。

顾衣的目光随着顾南晴一众人,见她们进了梨春园对面的酒楼,顾南晴那般精心装扮过的样子,似乎是要见什么人……

按下意外遇见顾南晴的插曲不提,顾衣随着莲藕进了梨春园。

却见今日这一条街上熙熙攘攘,路边有围观的百姓,而梨春园与对面的酒楼都围着不少的女子。

心下觉得稀罕,今日是什么日子,竟然这般热闹?

章兰因是这梨春园的常客了,莲藕带着顾衣轻车熟路的从后门上了楼上最大的一间雅间,顾衣一面上去一面奇道:“这新来的小生这般了得,竟引来这么多人争相围堵?”

坠儿被热闹吸引,只顾得看热闹了。还是远书细心,护着顾衣不让别人碰到她家小姐。

上了雅间之后人就少了,一进门便看见章兰因打扮的不伦不类的,青色的长袍,手中拿着一把折扇,折扇上还坠着双鱼玉佩,做的是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打扮,懒洋洋的好似刚睡醒一般,见着顾衣进来,挑着顾衣的下巴说道:“哪里来的美人啊,让大爷亲一个。”

顾衣面无表情,十分嫌弃的将章兰因推到了一边,反用手指勾起章兰因的下巴皮笑肉不笑道:“大爷你确定?”

顾衣冷然的模样成功的让章兰因一幅纨绔子弟的模样破了功,嘟嘴道:“衣衣你都没有莲藕好玩。”

看着叽叽喳喳和坠儿聊在一起的莲藕,主仆两个都一样是疯丫头。

顾衣从窗户外看去,却见不止是这梨春园,就连附近的茶楼人都满了,而且大多数都是一些女子。不由得好奇问道:“这该不会都是来看梨春园的戏子的吧?”

也不怪顾衣好奇,她深居浅出,前世这个时候,她已经离开了长安。而这几日只顾着跟临氏母女斗了,外面发生之事根本就没在意,是以根本不知道今日长安城究竟有什么热闹看。

章兰因见顾衣问,神秘一笑道:“今日她们看的可不是玉蝶儿。”

一个男子,偏偏叫玉蝶儿这个名字,纵然是戏子,顾衣身上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紧接着章兰因的话让顾衣更加冷的一身鸡皮疙瘩都冻住了,“今日是离王鸾轿回长安,她们看的是离王风姿……”

骤然听到那个名字,恍若是以道闪电,将尘封的记忆劈开,回忆中的光芒暧昧不明!

离王李离,十年后的摄政王,在前世与她在朝堂上可是生死宿敌!

那是自然的,因为她是卫王的人,前世纵观朝堂皇室式微,臣下分为两党,一党是以卫王为首;一党是摄政王李离为首。前世他被李明渊的甜言蜜语生死誓言哄骗住蒙蔽了双眼,一心为他筹谋,可是最终换来什么样的一个下场!

死死的握着拳头,压下心中的恨意,思绪不由得飞的很远。

当年先帝驾崩,皇室正统式微,新帝年幼,在李离一手扶持之下,小皇帝才坐稳了位置。对于想要篡位的李明渊来说,李离可是眼中钉肉中刺。

她是李明渊的心腹,是他的谋士,李离在朝中大大小小十几次遇刺有一大半是她策划的,甚至到最后——那一杯要了这位传奇英雄的毒酒,也是她亲自喂给他的。

她算不上是多么有原则的一个人,为了荣华富贵、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她可以不择手段。害死那么多人,她照样夜夜睡的很安稳,可是唯独李离死之后,她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噩梦。

说不清其中原因,大约是李离临死之前那个极为荒唐的一个要求吧——让她亲手将毒酒喂给他。

她不知道李离为何提那样荒唐的要求,明明在这之前,二人之间除了明争暗斗之外没有任何的私交。他为何让他的政敌,最后亲手送上毒药给他?到最后李离死她都不知道其中的原因。

喝下那杯见血封喉的毒药,他的眼神那样的平静,嘴角带着一丝解脱的笑容。

二人为对手这么些年,顾衣从来都没有真正的了解过这个男人。以至于,到最后他留下的那样一抹笑容中的含义,到现在她都没有参透。平静、似是解脱,又似乎是透过她的模样看到另外一个人!

她一生害过那么多人,可是唯独那天的那一场大雪,在风雪中摇曳的如同鬼火一般的宫灯,雪地里猩红的血迹,是那般的醒目,反复的纠缠在她的梦魇中!

见着顾衣一脸愣神的模样,章兰因不怀好意的笑了:“听说当年离王尚且是皇子的时候风华冠盖长安城呢,怎么一听到他的名字我们不食烟火的顾四小姐也动了凡心?”

顾衣神色平淡的看了章兰因一眼,并无半分羞赧恼怒,而是嫣然一笑道:“哪能呢,章公子芝兰玉树小女子早就芳心暗许了,他人怎么能入得了小女子的眼呢。”

章兰因……

论脸皮厚,她只服顾衣!

二人笑闹一阵子,却见外面官道上两边已经站满了百姓,官兵在维持秩序。顾衣不得不再次服了章兰因的消息灵通,估计这货探查到了李离今日回长安,顾衣的包下这梨春园的吧!

一时间李离的鸾轿还未有到达的迹象,章兰因接着与顾衣深扒这位长安城中传奇的男子。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