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总裁豪门 >

爱情,从不曾被辜负

爱情,从不曾被辜负小说

爱情,从不曾被辜负

更新时间:2019-04-10
小编评语:他踩踏着堆积成山的敌人,终于跨入人生顶端,却高处不胜寒。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爱情,从不曾被辜负图1
爱情,从不曾被辜负图2
爱情,从不曾被辜负图3

爱情从不曾被辜负小说主要讲述了夏薇慕云逸之间的故事。夏薇终于如愿以偿嫁给了她最爱的男人,却在婚礼当天收到噩耗,父母双双入狱,她也因谋杀罪被捕,这一切,都是拜慕云逸所赐,这个她深爱的男人,将她打入地狱。他,善察人心,聪明无双,为了报仇,不顾俩人的青梅竹马情分,一步一步将她推向地狱。

精彩节选:

十个月的分别,汇聚在嘴边的只是一句您还好吗?如果可以,夏薇愿意替父母和慕云逸承担下所有痛苦与伤心,只希望他们未来的余生过得幸福快乐。

母亲听到声音,下意识合上笔记本,循着声音看过来,脸上一脸不可思议,“薇薇,是你吗?真的是你?”说话间,声音已经染上哽咽。她已经听说夏薇产下死胎的事情,而女儿承受的这种痛苦,原本都是她该承受的。

“是我。”夏薇顾不得伤口的疼痛,奔到母亲身边,想起这些日子的委屈和痛苦遭遇,嘤嘤哭了起来。

“我的女儿,你受苦了。”夏母轻拍女儿的后背,低声安慰,脸上也尽是哀伤和疼惜。

“好了,母慈女孝的戏码上演完了?通知你个好消息,我要结婚了,和夏薇。”慕云逸冷冷的话语突然插入,如一记炸雷,在母女心中炸起。

“慕云逸,你别欺人太甚,你的要求我们已经做到了,你还想怎么样?”夏母护住夏薇,许久未显露的强势本性生生被逼了出来。

“我想怎么样?就你看到的这样,别再装这副嘴脸,你早就知道夏薇住院,你真关心她为什么不自己下去看看,为什么当初同意她替你受过。”慕云逸一刻也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拉起夏薇的胳膊就要离开。

“慕云逸,不许你这样说我母亲。还有,我不会和你结婚。”夏薇小脸急的通红,抢过话道。可慕云逸说的话,也正是她心中疑心过的,母亲她...应该是还有别的考虑,所以才这样决定的吧。夏薇用这样的理由麻痹自己。

“夏氏去年业绩严重下滑,濒临破产,董事们纷纷要求重新选任董事长,也不知道夏氏抗不抗的过这一截,不过八成怕是要改姓了。”慕云逸说的轻松,眼神却直视着夏母,眸光犀利,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罢手?!”夏母眼含愤怒,她知道这些事情和慕云逸定然有关,也知道只要夏薇按照他的意愿嫁给他,这些事他自会摆平,手不知何时从夏薇身上收了回去。

“夏夫人,记得来和夏总参加我们的婚礼,到时一定会狠热闹的。”慕云逸嘴角流露出一丝不屑,不再理会二人,直接走了出去。

夏薇回头,对上母亲那双充满歉意的眼睛,“薇薇,爸妈对不起你...”

“妈妈,你别这么说...那我先走了,你和爸爸千万保重。”夏薇眼看着慕云逸越走越远,急急放低声音,“去找季城阳。”微不可闻的一句话从喉间发出,不敢再停留,加快脚步朝慕云逸走去。

可怜的孩子,希望你能平安快乐长大。夏薇为自己不能陪在孩子身边深感自责,幸而季城阳是个可以托付的人,她知道他一定会照顾好他。现在再加上父母,她也更加放心了。

可慕云逸呢,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为什么要执意娶自己这个仇人之女呢。

别告诉她是因为爱,这个理由连她自己都不信。

她和慕云逸刚在一起时,她一直梦想有一天能够做他的新娘,可千想万想,她也没想到会是现在这样,在以仇恨的前提下,实现这个愿望。

夏薇深呼吸一口气,算了,想不通的就不想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跟随慕云逸回到慕家,慕家下人已经接到命令,正在紧锣密鼓为即将到来的婚礼做准备,然而这一切,似乎与她这个主角没什么关系。

慕家的下人并没有因为她即将成为慕家女主人,而对她的态度有所改观。

住进之前的房间,她再次回到之前被软囚禁的状态,没有手机,无法与外界联系。

唯一的区别是,慕云逸没有再突然闯入她的房间,对她肆无忌惮的蹂躏,让她的日子好过了一些。

一个月后。

豪爵名都酒店。

数十万朵香槟玫瑰,为求最佳观赏效果,连夜从法国专机空运而来。

将这座举世闻名的奢华酒店,布置的如仙家宫阙。

酒店顶楼。

夏薇看着镜中身穿高定婚纱,精致如画的人儿,心绪复杂。

她真的要嫁给慕云逸了。

那个早已在她心中生根,伤她千万遍,她依旧深爱着的男人。

化妆间里,夏父夏母眼中闪着莹莹泪光,陪着她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薇薇,你今天真漂亮!爸爸妈妈对不起你。”夏柏年看着即将出嫁的宝贝女儿,心中却很不是滋味。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女儿也就不用受到那般痛苦,现在还要为了自己和公司,被迫出嫁,前提未卜。

“爸爸,我没事的,你和妈妈一定要好好的。”夏薇抬步,扑进母亲的怀中,怎么也不肯松开。

突然,化妆间的门被大力推开,耳畔涌入冷漠严肃的声音:

“夏先生,你和夏太太涉嫌偷漏巨额税款及祸乱股市,现被依法拘留,请配合调查。”

夏薇不可思议得扭头,声音颤抖,已带上哭腔,“爸爸...?”

“薇薇,别怕,爸爸妈妈很快就回来!”一直处在上位者的夏柏年经历诸多风浪,此时依旧俺保持冷静,轻声安抚着女儿。

“不要...爸爸,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慕云逸呢,我要见他!”爸爸为人一向正直,是全国知名的慈善家,怎么可能偷税漏税呢?!难道是慕云逸?夏薇越想头脑越发涨。

两个年轻警察不耐烦,欲要上前,强行将夏柏年带走。

他冷冷逼视,不怒自威,将人逼开,把头转向刚刚进门的慕云逸;“云逸,有什么事尽管冲着我来,薇薇一直深爱着你,好好照顾她。”

慕云逸嘴角扯出一丝轻笑:“我会的,夏伯伯走好。”

说完,两个警察似是会意,立刻上前,利落得将人带走。

来不及说更多的话,父母已经被烤着从后门带走。

“慕云逸,你不是说过我答应嫁给你,你就放过我父母,放过夏氏吗?”夏薇快跑几步,扯着慕云逸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