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总裁豪门 >

司先生来日方长

司先生来日方长小说

司先生来日方长

更新时间:2019-04-11
小编评语:世人皆羡司少宠她入骨,她却只觉得步步惶然。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司先生来日方长图1
司先生来日方长图2
司先生来日方长图3

司先生来日方长小说主要讲述了迟南雪司明远的故事。他们五年的婚姻,以一场绑架结束,也让这段婚姻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她被他亲手枪杀。重生归来,她发誓再也不要与他有任何瓜葛。可就在她一步一步夺回前世被拿走的一切时,他给了她无微不至的宠爱。

精彩节选:

迟南雪一到家,就看到陆薇薇正在抹眼泪。

见她回来了,陆薇薇的脸色也不好看,不甘不愿地开口:“我也不知道我们家的大小姐每天都在做什么,饭锅里面东西都在呢,你如果愿意吃就去吃上一口,自己热。”

“我吃过了。”迟南雪淡淡道:“父亲呢?”

“你爸,你爸在楼上呢。”陆薇薇眼底掠过一丝怨怼:“不就是因为你昨晚一番话吗?你爸今天带着你妹妹出去找人家夏家赔不是去了。”

迟南雪一哂,大概知道事情的发展了。

然而一上楼,她就微微怔住了。

迟麓麟的确是在书房,而同样在书房的,还有一脸不甘的迟晓晴,还有——

迟南雪目光向不远处看去,就见一个女孩子正端坐在椅子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詹雨筠。

前世迟南雪就不明白,像是詹雨筠这样被当做大家闺秀养的女孩子,怎么会心甘情愿地跟着夏沐锋一路。

而现在,詹雨筠出现在自家,迟南雪顿时就明白了三分。

迟晓晴在舞会上撒了詹雨筠一身红酒,现在不仅是夏家不高兴,詹雨筠看来也没打算轻易地将这件事翻过去。

“伯父,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詹雨筠将手中的茶盏放下,慢条斯理地笑了笑:“只是迟晓晴这样的做法,让我也的确有点难堪。”

迟晓晴咬紧牙关,一句话都没说。

“我与沐锋毕竟是订了婚的,”詹雨筠平静道:“夏家伯父愿意为我出这口气,我很感激,可是我也的确明白,这件事不关迟先生您的事,说到底,是迟晓晴年纪尚轻,为人处世欠妥当了。”

迟晓晴的脸色更加苍白,低声道:“你自己抓不住你的男人……”

詹雨筠没说话,只是面色微微沉了下来。

迟麓麟就一巴掌打了过去:“闭嘴!你还有理了?”

“我有什么不对的?”迟晓晴低声问道:“我妈也是这样做的!”

“你……”迟麓麟就觉得自己简直是脸面全无。

詹雨筠微微笑了笑,看向门口的迟南雪:“迟小姐也回来了。”

迟南雪颔首应了。

詹雨筠这才道:“伯父,其实这件事的处理方式很简单,我和沐锋都是这个意思,过些日子就是我的生日,到时候江城大多人都会去,我希望迟晓晴可以在那儿给我陪个不是。”

迟麓麟沉默良久,手背都蹦出青筋,这才看向詹雨筠:“詹小姐,那那边的生意……”

“我自然会为伯父回护几分,伯父,我无意为难迟家,只是这件事既然走到这里,夏家伯父愿意为我出气,我也不能驳了人家的好意。”詹雨筠笑道。

“好。”迟麓麟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应了下来。

“不是,凭……”迟晓晴一句话没说完,就被迟麓麟一眼瞪了回去。

她捂着一巴掌下去还在发烧的脸,眼底泪水都在打转了。

“沐锋来接我了。”詹雨筠看了一眼手机,笑着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我送送詹小姐。”迟麓麟紧忙起身。

詹雨筠笑着推却:“不敢麻烦伯父。”

“有你这一声伯父就够了,你可别因为这件事和伯父生分了。”迟麓麟轻声道。

詹雨筠笑笑:“伯父这是哪里话?小孩子不懂事,也是应当的,更何况……迟晓晴从小也没在伯父身边长大,和迟小姐定然不同。”

迟晓晴跟在后面,只觉得目眦欲裂。

她这才恍然,詹雨筠从来都没有叫过她一声迟小姐。

在他们眼中,好像迟小姐就是用来称呼迟南雪的,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迟晓晴的眼睛微微红了,尤其是看到夏沐锋微笑着对詹雨筠嘘寒问暖的时候,她的情绪几乎崩溃了。

迟南雪看了迟晓晴一眼,淡淡道:“我记得前段时日,陆阿姨还说,夏少很是维护你,晓晴,你是个女孩子,有些事情还是要更多审时度势一些,不要只靠想象太过冲动,你知道你给父亲惹出多少……”

迟南雪话音未落,迟晓晴果然就忍不住了。

她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整个人近乎狼狈地扑倒在詹雨筠和夏沐锋面前。

迟晓晴脸上的妆容近乎哭花了,此时直接跌倒在夏沐锋面前,更是整个人都摔得七荤八素的。

詹雨筠下意识挽住了夏沐锋的胳膊,夏沐锋的脸色也难看至极:“你这是……”

“沐锋。”詹雨筠温和的声音将夏沐锋的动作打断了。

夏沐锋咬紧牙关,微微颔首。

詹雨筠就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地对迟晓晴伸出手:“没事吧?”

迟晓晴几乎站不起来了,夏沐锋没动,他一点都没动。

只是这个认知就几乎压垮了她,她整个人都有点懵住了。

还没等迟晓晴反应过来,就见迟麓麟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来,毫不犹豫地将迟晓晴拉了起来:“你还想丢人现眼到什么地步!”

他忍着怒气,径自将迟晓晴拎了回去,神色难看至极。

迟麓麟从来没有觉得这样丢脸过,他将迟晓晴扔给陆薇薇,这才看向詹雨筠和夏沐锋,低声道:“夏少,詹小姐,刚刚的事情我很抱歉。”

“不敢当,迟晓晴……也只是太莽撞冲动了些。”詹雨筠含笑说着:“毕竟年纪小,都是情有可原。”

迟麓麟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勉强点了点头,看着詹雨筠和夏沐锋上了车扬长而去。

他这才转身,阴沉着脸看向迟晓晴:“你刚刚是他妈疯了吗?!”

“我刚刚……”迟晓晴也被这样的迟麓麟吓坏了,她咬住下唇,猛地想起了事情的缘由:“是姐姐!是姐姐说的话让我忽然就……”

“啪!你以为我没听到你姐姐说什么吗?你姐姐说错了吗?!”迟麓麟怒道。

迟晓晴的眼底泪水本就在打转了,此时终于忍不住了,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陆薇薇心疼地厉害,低声道:“老爷,晓晴也知错了,那她姐姐那时候说这话,那不是激我们晓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