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总裁豪门 >

腹黑老公惹不起

腹黑老公惹不起小说

腹黑老公惹不起

更新时间:2019-04-12
小编评语:面具戴的太多,有时候会碍眼。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腹黑老公惹不起图1
腹黑老公惹不起图2
腹黑老公惹不起图3

名门暖婚腹黑老公惹不起小说主要讲述了慕槿歌霍慬琛的故事。他们的婚姻有名无实,两个人的相处也还算风平浪静,谁也不干涉谁,可来日方长,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情愫暗生。

精彩节选:

师傅是个老司机,车开的很稳,慕槿歌就着后视镜就开始给自己化妆。

摘下碍事眼镜,不出半个小时一张精致艳丽到让人目光一亮的绝艳面容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车子明显晃了下。

师傅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看着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一个清秀灵动的丫头就变得判若两人,不禁感叹这技术没谁了。

妆容化完,慕槿歌将东西收好,目的地也到了,给了钱就朝里面快速走去。

好在今天面试穿了身比较职业的服装。

等到靳瑶瑶小公寓前时,家门敞开的,站在门口都能听到里面的争吵声。

慕槿歌啪的一下用力推开,门狠狠的撞在墙上,震天的声响总算让里面的一干人等都安静了下来。

里面不过四人,一男两女。

两名女人已经扭打在一起,两人都说不出的狼狈。而男人却是十分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冷眼旁观着这一幕。

慕槿歌眸色陡然一沉,上前一把将压在靳瑶瑶身上的女人拉开,甩手就将人给扔到了一边。

“啊。”对方不察背后会突然有人,没个准备直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顿时疼的叫了出来。

“伤到哪里呢?”慕槿歌将靳瑶瑶扶起来,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脸上明显的抓痕清晰可见,可身上有没有伤不知道。

靳瑶瑶头发被对方抓得凌乱,嘴角也破了,一说话就渗得疼,“嘶嘶”两声才摇了摇头。

被踢到磕到肯定有,但都不是太大的问题。

“我先报警,已经可以告他们私闯民宅。”慕槿歌森冷的目光落在地上还在那对着陈子昂一个劲喊痛的女人,眼底弥漫着傲然气势,“等会我再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连同一起告对方故意伤人。”

一听她们要告自己,那个比靳瑶瑶好不到哪里去的女人立刻住了嘴,踉跄的来到陈子昂的身边,“陈少,她们竟然,竟然还要告我……我现在全身上下哪里都疼。”说完还不忘挤出几滴眼泪。

陈子昂垂眸看了眼头发乱的跟鸡窝似的女人,眼底滑过厌恶,却一把将她揽住,抬了抬下巴,看着靳瑶瑶,“靳瑶瑶不要忘记这里也是我家,怎么叫私闯民宅,而且我看是你先动手,还不知琳达是不是比你伤得更重。”

靳瑶瑶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张嘴想说什么,却被慕槿歌捷足先登。

“谁说我要一定要对方坐牢了。”慕槿歌微微颔首,“我想媒体应该会很想知道陈家二少爷跟当红名模琳达小姐到底是什么关系?”

陈子昂的脸色陡然沉了下来。

“如果再一不小心让陈老爷子知道,就不知道会怎么想呢?”慕槿歌冷笑问道。

“靳瑶瑶!”陈子昂怒喝,一双手死死的掐着。

“喊什么喊。”靳瑶瑶伸手抹掉嘴角的血迹,“陈子昂你在外面怎么样跟我靳瑶瑶没关系,我现在只要跟你离婚。”

“大家好聚好散不好吗?可你非要弄得鸡飞狗跳。”手指指着此刻依偎在他怀里寻求庇护的琳达,讽刺道:“你喜欢谁要跟什么人在一起,我靳瑶瑶都不会再管,可你非得将事情闹得难看,我靳瑶瑶没什么本事,就只能找有本事的来帮忙。”

这话是说她会一切听从她身边这女人的安排。

报警确实不能把他们怎么样?可一旦让媒体知道还不知道怎么写?

而且是她主动报警,如果让爷爷知道……

陈子昂像是被人甩了一巴掌一样,脸色难看得犹如锅底。

今天带琳达过来无非就是想要刺激刺激眼前的女人。当年如果不是她费尽心思的要嫁给自己,现在她想离就离,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靳瑶瑶,这事不会就这么算了。”陈子昂怒然起身,森冷的目光看向一旁沉默的慕槿歌,阴恻恻的威胁,“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陈子昂我警告,如果你胆敢伤害槿歌,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看着愤然离开的陈子昂,靳瑶瑶对这个男人太了解,那森冷危险的语气绝对不只是说说。

抬脚就要追过去,脚才一动疼得她差点栽下去。

慕槿歌一把将她挽住,扶到沙发上坐下,看着她红肿的厉害的右脚踝,眉头紧拧。

“我现在送你去医院,你脚伤得有些严重。”

靳瑶瑶不动,只是后悔的看着她,“怎么办槿歌?我之前就不该让你接下我的官司。”

这一刻靳瑶瑶是真的很后悔。

她只是想要离婚,这件事拖了大半年,她不想再拖下去,所以才会找她。

可她没想到陈子昂会疯狂到这种地步,都这样了还不愿意离婚,而且还有要对槿歌动手意思。

“你觉得一个陈子昂能把我怎么样?”慕槿歌凉凉的道:“我是个律师,知道怎么来保护自己。”

“可是他如果疯起来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靳瑶瑶急切的开口。

“瑶瑶,我不会有事。”慕槿歌加重了语气,“就算他陈子昂可以某种程度无视法律,但不要忘记我可是霍慬琛的老婆,就算是协议结婚,霍慬琛也不会允许别人来动自己名义上的老婆的。”

靳瑶瑶看着她驽定的丽颜,唇动了动却不知道可以说什么。

慕槿歌:“好了,这件事我们晚点再说,先送你去医院。”

靳瑶瑶点了点头。

扶着她下楼,坐进她的甲壳虫。

安置好靳瑶瑶,慕槿歌这才回到驾驶座,黄色的甲壳虫缓缓驶离地下停车场。

“对了,槿歌你面试怎么样?”靳瑶瑶问。这会冷静下来才想起今天好友是去面试,也不知道叫她过来有没有影响到她。

“过程还不错,至于结果就不清楚了。”慕槿歌打着方向盘的同时回答。

靳瑶瑶靠着椅背,随口道:“槿歌,你为什么不找三少帮忙?”

“帝皇底下随便一家公司都不比海瑞差多少。”靳瑶瑶说的认真,“你到底是他妻子,不说把你安排进帝皇,以你的能力进底下的公司他也不亏啊。”

慕槿歌平静的开着车,在一处红灯处停了下来,脑子里是刚才靳瑶瑶说过的话。

找霍慬琛!

其实她从未想过。

当初协议结婚,其实说到底一直都是她赚的。说来矫情,虽然当初她是为了钱嫁给这个男人,可有些时候却并不想为了钱将最后那丝尊严也卖掉。

“咦……”靳瑶瑶低吟的一声拉回了慕槿歌的注意,抬眸望去眼角的余光正好看到靠近她那边的商场大屏幕上,只见偌大“三少昨晚夜会佳人,是否好事将近”的标题醒目的出现在大屏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