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

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小说

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

更新时间:2019-04-15
小编评语:愿赌服输是没人愿意让着你时,你才得咬着牙承担下来的倔强。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图1
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图2
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图3

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小说主要讲述了司徒末顾未易之间的故事。司徒末是即将大学毕业,进入社会工作的氧气少女,一天天的生活无比佛系。意外与物理天才顾未易合租,俩然之间渐渐萌生了爱情。

精彩节选:

司徒末上个学期回家前随手投的公司居然打电话来叫她明天去面试,但电话里听起来挺不靠谱的,面试的时间定在早上八点,地方又偏僻,她从接到电话到现在一直都在考虑要不要去。上网查了一下那个公司的地址,发现和傅沛的学校挺近的,于是决定打个电话给傅沛。

“末末啊,难得你会打电话给我,我乱感动的,此生无憾了。”傅沛在电话那头大惊小怪。

“你少夸张了,你知道××这个地方吗?”末末被他的夸张逗笑了。

“知道啊,干吗?”

“我明天早上八点要去这附近面试,那里治安怎么样?”末末问。

“这么早?反正你会路过我们学校,我陪你去吧。”傅沛说。

“不要,你睡不醒的。”末末这么说是因为傅沛有前科。高中时约好一起去爬山,说好七点学校门口集合,他九点多才出现,害她和林婕儿在学校门口整整等了两个来小时。林婕儿是他当时的女朋友,也是末末的好朋友,这里面还有一个漫长而俗套的故事。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去那个鬼地方,我一定会醒的,不然我起来了打电话给你。”傅沛着急地说,“我七点就打电话给你,如果我没打,你就不要理我,自己去。这样行了吧?”

“好吧。”真一个人去,末末心里也发毛,“你最好不要给我睡过头!”

“安啦。”

第二天一大早,末末就起床准备。她化了个淡妆,穿了正装高跟鞋,自己看看镜子都觉得有点不敢相信镜子里的人是她,两个字——别扭。想到待会儿还要用这么别扭的样子见到傅沛就想把自己给掐死算了。

在××理工大学的公车站下车时,傅沛已经等在那儿,看到末末,他吹了声口哨:“小姐,靓哦。”

她拿手里的包包打他,他跳着闪来闪去:“你谋杀亲夫啊。”

司徒末下手更狠了,他被打得哇哇叫。

两人叫了计程车直接到那家公司楼下,那个地方除了两三栋大楼就是公路和草,感觉平时都会有狼群出没似的。

不过公司里面还是挺正规的,前台小姐叫司徒末上五楼去面试,她问道:“请问大概要多久呢?”

前台小姐回答:“一个小时左右。”

末末跟傅沛说:“你还是不要等我了,我面完试去你学校找你,到时请你吃饭。”

“没关系,我在外面等你。”

“别,这样我会有压力。我面完了打电话给你,你再来接我好了。”

傅沛考虑了一会儿说:“好吧,那你面完给我电话,不要紧张,加油哦。”

面试挺随便的,还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就一个女的用英语和她聊了一会儿,问了问经验和薪水之类的,司徒末对外贸没什么经验,就实话实说了。那女的没说什么,让她回去等通知。一般这种状况就是没戏了的意思,但末末并不在意,毕竟一想到若是在这么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工作,真挺郁闷的。

她在马路上走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拦到计程车,也没找着公交站牌,只好给傅沛打电话让他打个的过来接,但电话半天都没人接。

走着走着,她发现有些不对劲。一辆摩托车在她身后突突突突地绕着,她心一紧,这个城市是禁摩托车的,哪来的摩托车?她一手拉紧挎在肩上的包包,一手偷偷地从包包的侧边口袋掏出手机放入上衣口袋,然后加快脚步,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摩托车从她身边呼啸而过,坐在后座的人伸手过来扯她的包包,她一惊,连忙把手放开,但还是太晚了,连人带包被扯出了好几米远,等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摩托车早已没了踪影。手臂和小腿刺痛,她猜应该流了不少血,但她不敢去看,她晕血。

末末吸着凉气掏出手机,打给傅沛,没人接。又打给舍友,也没人接。

她只好挣扎着继续向前走,在一家还没开门的店门口坐下,从手机电话簿里翻找出傅沛宿舍的电话,打了过去。

“喂,找哪位?”声音听不出来是谁。

“傅沛。”末末吞下快到喉咙的哽咽。

“他不在。”

“他去哪了?”

“不清楚。”

感觉对方就要挂电话了,末末忙说:“我是司徒末,你是谁?”

对方安静了五秒钟,才说:“顾未易。”

末末超郁闷,谁来接电话不好,偏偏是他,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了:“能不能麻烦你打个车来接一下我,我刚刚被抢了,现在在××路的××店门口。你不方便帮我找一下傅沛也行,我受伤了。”

“好,你等我。”顾未易说,然后是一阵窸窸窣窣的找东西的声音,“给我你的电话号码。”

末末报完号码就听到那边咔的一声挂电话了。

末末收了电话,想缩起腿来抱着,但手一碰到就觉得很痛,只得作罢。她一直不敢看自己的脚,只得失神地看着远处。

顾未易在校门口拦了辆车匆匆往司徒末说的地方赶,她说的地方离他们学校不远,很快计程车就到了那条路上,他让司机放慢速度,慢慢地搜索着她的身影。

远远地发现司徒末时,他以为会看到一个哭得跟泪人儿似的小女人,没想到她只是紧紧地咬着下嘴唇,眼线在下眼睑晕开了黑黑的一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始终没有掉下来。

他皱着眉头看她,小腿血淋淋的,去了一大片皮,衣服的袖子也破破烂烂的。他突然就觉得一股莫名的火蹿上来。

顾未易从计程车下来的那一霎那,末末觉得,他就像是上帝给她派来的天使。米白色的上衣,牛仔裤,球鞋,他站在她面前,晨光中,他的头上好像有一个金黄色的光环,身后长出了一对洁白的翅膀。当然,这位天使大哥不要跟吃人似的瞪着她就更好了。

顾未易伸手去拉司徒末,她就着他的手想顺势站起来,却因为手和脚的刺痛低呼了一声。

顾未易放开拉她的手,半蹲下来,说:“抱稳。”

末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打横了抱起来,她惊呼一声攀住他的脖子。他把她小心地放进计程车后座,自己绕到前座去,对司机说:“司机大哥,到最近的医院。”

司机边发动车子边好奇地问:“小姑娘怎么受伤了?”

末末勉强笑着回答:“有人抢我包,被车拉着拖了几米。”

“小姑娘这样都不哭,真勇敢。”司机大哥一手握方向盘,一手还对着后座竖起大拇指。

顾未易透过后视镜看她强颜欢笑的脸和血淋淋的腿,忍不住又皱起了眉头。他拿过司机面前的一盒纸巾,递给后座的司徒末:“擦一下你腿上的血。”

“哦,谢谢。”末末接过纸巾,放在空着的座位上。

顾未易见她完全没有动作,忍不住问:“不擦掉?”

末末忍不住在心里诅咒了一下他的龟毛,但还是好声好气地说:“不用了。”

“等下血滴到人家的车上怎么办?”顾未易忍不住说重话。末末那流满了血的腿让他莫名不爽,而且被血盖着,完全看不到伤势的轻重。

“啊没关系啦其实。”司机插进来说了一句。

司徒末恨不得把身上的血都抹到顾未易身上,气死她了,害她之前还以为他是好人。

“擦啊,你磨蹭什么?”顾未易等不到她动手,又催了一句。

“你烦不烦啊!我晕血,怎么擦?”末末不耐烦地吼了一句,她自知长得不是娇滴滴的模样,所以晕血这个毛病她向来能不说就不说的。

顾未易一愣,才对司机说:“司机大哥麻烦靠边停一下。”他拉开前车门下了车,然后开了后车门坐了进来。

末末一怔,该不会说他烦就要被扁吧?

顾未易从纸巾盒里扯出几张纸巾,俯下身轻轻地擦拭掉她腿上的血。他看着她腿上渐渐露出的皮肉,不仅是血肉模糊而且还有一些沙子陷在肉里,心里好像有把火腾腾地燃烧着。

末末僵硬地坐着,不敢看他的动作,只得一个劲儿地盯着他头顶的发旋,心跳得飞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