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总裁豪门 >

婚久情深:豪门一号夫人

婚久情深:豪门一号夫人小说

婚久情深:豪门一号夫人

更新时间:2019-04-15
小编评语:霸道总裁真香系列。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婚久情深:豪门一号夫人图1
婚久情深:豪门一号夫人图2
婚久情深:豪门一号夫人图3

婚久情深豪门一号夫人小说主要讲述了夏语晴萧亦轩之间的故事。她原本是富家千金,锦衣玉食,却命运不济,母亲被人害死,只留下自己的弟弟互相依靠,千万家产落入了继父手中,为了将属于自己的东西拿回来,她嫁给了从小就定下娃娃亲,却从未见过的男人。

精彩节选:

夏语晴按了按额头,全然想不起昨晚的事。

吃过药,又喝了点粥,她感觉好了许多,便即谢过女护士送其离开了。

回到房间,她将因为没电已经关机的手机充上电。手机刚一开机,便响起一连串的信息提示音。

夏天:下飞机没有?

夏天:到家了吗?

夏天:怎么不接电话?出了什么事?

夏语杰的讯息只有三条,却打了不下三十通电话。她连忙将电话回播过去,却无人接听,之后又一连打了三四个,依然没人接听。

夏语晴有点急了,这个时间点小杰应该正在上班,不可能没带手机,而他习惯手机不离身,也不可能听不到。

压下心慌,她又将电话打到箐远集团,一问却得知夏语杰今天还没有上班。

夏语晴蹭地一下站起来,抓起手机和钱包就往外跑。

夏家老宅。

华丽的客厅里砸了一地碎瓷,一片狼藉。

夏语杰被两个体型彪硕的保镖按在地上,一张俊脸鼻青脸肿瞧得很是骇人。

“夏语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公司上窜下跳的想干什么?你那些小把戏我不过当看猴戏而已,你以为你能买通那些股东推我下台?那不过是我让他们配合你罢了!”唐汉成坐在沙发上,讽刺的看着趴跪在他脚边的夏语杰。

夏语杰咳了几声,吐出口血水,掀眸冷冷看向他,“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唐汉成冷笑了声,“我允许你留在这里,不过是看在你母亲的情分上,别把这最后一点情分磨光了,否则到时候我让你一无所有!”

“让开!”突地,一记焦急的女声从门口传来。

夏语杰猛地抬起头,唐汉成也转过头,冷冷看向急步冲进来的夏语晴。

“小杰!”夏语晴一眼看到地上浑身是伤的夏语杰,双眸霎时冲血,仿佛一头被激怒的母狮,冲过去抓起包拼命砸向两个还压着夏语杰的保镖,怒吼道,“滚,滚,放开他!你们放开他!”

唐汉成冷笑一声,挥手让两名保镖退开。

两名保镖一放开夏语杰,夏语晴立即扶住他,看着他脸上的伤,眼泪刷地落下,“小杰,小杰,是姐姐不好,姐姐没保护好你!”

“姐,我没事,你别哭。”夏语杰勉强扯出个笑,只这一动立时疼得他忍不住轻嘶了声。夏语晴见状眼泪流得越发厉害,心里的怒火也越发炽,但当务之急是夏语杰的伤,她胡乱抹了把眼泪,扶他起来,“我带你去医院。”

“夏语晴,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唐汉成见她如此目中无人,脸色一沉,喝道。

夏语晴抬起头,双眸赤红的盯住他,冷冷一笑,“唐汉成,我爸早就化成灰了,你想当我父亲,先把自己烧成灰再说!”

唐汉成大怒,“夏语晴,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

“你又以为你在跟谁说话?”夏语晴分毫不让的反击。

唐汉成怒极反笑,“好好,果然成了萧家大少奶奶,连腰杆都挺起来了!不过,你以为你嫁进萧家就能在我唐家耀武扬威?没有我唐汉成,你在萧家算个什么?”

“没有我爸妈的箐远集团,你唐汉成又算个什么?”夏语晴讽笑,此时她身上没有半分内敛温婉,浑身上下仿佛长满了尖刺,锋锐得刺人。

“夏语晴,你算什么东西,敢对我爸大呼小叫!”唐萱萱从楼下冲下来尖声叫嚷,几步冲到她面前就想扇她的耳光。

夏语杰眼一冷,一把扭住她的手腕,“你又算什么东西?”说罢,他将她的手重重甩开,唐萱萱站立不稳,一下子摔倒在一堆碎瓷上,瞬间划破了手掌和膝盖,吓得她登时失声尖叫。

唐汉成见他们竟如此嚣张,气得脸色铁青,“放肆,放肆!给我抓住他们两个!”

夏语晴迅速将夏语杰护在身后,掏出手机,“你今天要是敢动我们,明天我就让萧家收购菁远集团,让你一无所有!别以为我做不到!”

“爸,打死他们,给我打死他们!”唐萱萱尖叫。

唐汉成却犹豫了,虽然唐萱萱说夏语晴在萧家并不得宠,但他还记得萧老爷子那天找上门来时说过的话。他目光闪烁片刻,冷冷一哼,挥手示意两个保镖让开了路。

夏语晴冷冷扫眼唐家父女,扶着夏语杰出了老宅。

医院里,夏语晴看着夏语杰身上青青紫紫的伤痕,心疼得直掉眼泪。

“姐,我真没事,这些都只是皮外伤,过两天就好了。”夏语杰忍着疼安慰她。

正给他上药的中年护士看他眼,“小伙子,两天可好不了,你要不想以后留下隐患,最好多休息些时候。”

夏语杰被毫不留情的拆台,很是无奈的看了眼护士,再看夏语晴,果见她的眼圈越发的红了。

“明天我就给你请几个保镖。”夏语晴含着鼻音下定决心。

“姐,等会我有事想跟你说。”夏语杰赶紧转移话题。

“好,我也有话要问你。”夏语晴颌首。

半小姐后,护士给夏语杰上完药,叮嘱了几句,姐弟俩才提着伤药离开了医院,并未注意到不远处有人用手机拍下了他们紧紧靠在一块的身影。

“这段时间你就住我那。”夏语晴在车上说。

夏语杰有些迟疑,“我这样子姐夫看到会不会有意见?”

夏语晴一顿,“他最近出差,不在家里。”

夏语杰倒没怀疑她的话,想到她搬出萧家大宅后,他还没去她的新家,这次去认认门也好,遂也就同意了。

回到颐景园,夏语晴仔细检查过夏语杰的伤口,发现路上没让伤口迸开,这才松了口气。

“姐,你先坐下。”夏语杰拉住忙前忙后的夏语晴,“我有话跟你说。”

他神色沉凝,语气肃穆,显然将说的话十分重要。在于语晴也敛了容,“你说吧。”

夏语杰语气沉沉,“前段时间,我无意中听到唐汉成和唐萱萱在书房谈话。”他抬起头直视夏语晴,“唐萱萱说,如果早知道妈能让你嫁进萧家,就不该让她死那么早!”

夏语晴蹭地站了起来,脸色惨白,“她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该让她死那么早?妈的死难道跟她有关?”

夏语杰握紧拳头,“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调查,发现当年给妈诊治的吴医生在妈去世的当月突然移了民,而在那之前,医院的病历库突然失火,烧毁了一部分病历,其中就有妈的。”

“你怀疑有人对妈的病情做了手脚?”夏语晴身形摇晃,几乎摇摇欲坠。